[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今日灵修:承认罪还是掩盖罪?归罪自己还是别人?(含音频)
——越多承认自己的罪必定越多恨恶自己的罪,越多离弃自己的罪
2021/9/16 2:17:25
读者:2767
■王明道

 

今日灵修:
罪己与罪人(下)

 

文 | 王明道
生命季刊专稿

 

请阅读本文第一部分:

罪己与罪人(上)

 

本文音频为多马弟兄朗读,背景音乐为孙锺玲姊妹钢琴圣乐“救主在等待”:

 

今日经文:拿单对大卫说,“你就是那人。耶和以色列的神如此,我膏你作以色列的王,救你脱离扫罗的手;我将你主人的家业赐给你,将你主人的妻交在你怀里,又将以色列和犹大家赐给你;你若还以不足,我早就加倍的赐给你。什么藐耶和的命令,行他眼中看为恶的事呢?你借亚扪人的刀害赫人,又娶了他的妻妻。你既藐我,娶了赫人的妻妻,所以刀必永不离你的家。耶和如此,我必从你家中患攻你,我必在你眼前把你的妃嫔赐给别人,他在日光之下就与她同寝。你在暗中行这事,我却要在以色列众人面前,日光之下,报你。”大对拿单,“我得罪耶和了。”拿单,“耶和除掉你的罪,你必不至于死。只是你行这事,叫耶和华的仇敌大得亵渎的机会,故此你所得的孩子必定要死。”拿单就回家去了。(撒下十二7-15

 

却不是这样。他受了先知拿单的责备,立时承自己的罪,“我得罪耶和了。他没有把任卸在拔示巴身上,也没有说乌是被押送到前线丧命的。如果我们是大卫,我们一定会说,“我有罪了,我受了拔示巴的引诱,才犯了这大罪。拔示巴如果不在明的地方沐浴,我也不至受惑。我接她的时候如果她不来,我也不至陷在罪中。这死的人竟把我害到这种地步!还有我那押,不派到势极的地方,使他被如果他不帮助我谋杀乌,我也不至犯这人的大罪。这凶残的以色列元真是可咒的!不,大没有这样如果他这样,他便是第二个扫罗,他便逃不了扫罗所受的咒,也免不了被神所弃。不掩盖自己的罪,也不归罪于别人,只是诚诚实实的承自己的罪,所以神赦免了他,借着先知拿单的口对他,“耶和掉你的罪,你必不至于死。”遮掩自己罪的被神弃,承自己罪的蒙了赦免。无怪乎大诗说:得赦免其过,遮盖其罪的,这人是有福的。凡心里没有诡诈,耶和不算有罪的,这人是有福的。”三十二1-2

 

 

犯了罪以后,可以得赦免,也可以受咒这两种果的分歧点就在承罪或掩盖罪,归罪于自己或归罪于别人如果我自己的罪,归罪于自己,神便赦免我,我便像大那样从神得福。但如果我掩盖自己的罪,归罪于别人,神便弃我,我便像扫罗那样受神的咒

 

什么人能把罪归到自己的身上,都不能不在神面前蒙福,在人面前得人的喜反过来,无什么人把罪归到别人身上。就不能不弄得神怒人怨,众叛亲离。承自己的罪蒙神怜恤,遮掩自己的罪被神弃,这个理我在上文已经详细说过了。在我过来谈谈罪己罪人与别人的系。

 

一个人无犯了多大的罪,无怎样损害了别人,亏负了别人,只要他真心承自己的罪,别人不忍得再责备他,再追究他的罪。这样一来,大事可以化小,小事可以化无。因他归罪于自己,不但可以消弥了别人对他的感,而且还可以生别人对他的同情。有时我某甲害了某乙,侮辱了某乙,以致某乙对某甲起了极深的感,在那里找机会,要想对某甲下极残酷的毒手。有一日某甲忽然来到某乙面前,极恳地罪求恕。某乙不但不再想下毒手,反倒与某甲成了朋友。还有时两个人起了冲突,彼此都对方有,互相罪,互相攻也不承自己有忽然其中的一个人承了自己的,求对方的恕,对方受了感动,也承自己的昨天互相罪谁也没有使对方看见自己的错。今日一个人罪自己,倒使对方看了自己的一个人如果能够罪己,不只能消别人的感,而且还可以感动别人也罪悔改。罪己不但是在神面前得福的道路,也是处世待人最好的方法。

 

归罪于别人的人完全不是这样。他了事不肯认错,已足够惹人弃恨的了。何况他再把罪归到别人身上,别人焉能不对他们发生极深的感。多罪一次人便多一个仇如果他常常这样罪人,势必把他的人都成仇罪己的人能把仇敌变作朋友,罪人的人却把朋友成仇。罪己的人越来越多得人的,罪人的人越来越多惹人的恨。这两种人的果当然大不相同。

 

最后我还看一个罪己的人在德行上一日比一日更有长进他越多承自己的罪,也必定越多恨自己的罪,越多离弃自己的罪那样,他罪己一次,他的德行便步一次。唯有那些罪人的人是把罪推在别人身上,这种人不但不能离弃已有的罪,他所犯的罪势必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果必定完全沉溺在罪中,坏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一个人在一件极小的事上罪己或罪人,看着好像没有很大的系,可是演来演去,就会演出极不同的局。起初不过差之毫厘,最后竟至之千里。一个极坏的人如果能够幡然悔悟,凡事罪己,几年以后,便能成为一个极有德行的人。一个很好的人如果一时昏昧,凡事罪人,几年以后,便能成一个落不堪挽救的人。

 

扫罗与大在犯罪以前都是很好的王,并没有什么分别。两个人在犯罪的时候都悖逆了神,也没有什么分别。可是两个人以后的果竟是天地殊,就差在罪己与罪人这一点上。都是特别有才能的人,都是全国的元首,都有着极大的柄,可是禹浡焉而,桀忽焉而亡。受天下的戴,本来是臣,后来竟了君。受百姓的咒,本来是君,后来竟落在求匹夫亦不可得的地步。这四个人的局有这样大的分别,也就差在罪己与罪人这一点上。

 

人所以不肯罪己就是因自高,不肯降卑,不愿因罪己而被别人所看。果反受了神的咒,又被人弃,受人唾那些存心卑承自己的罪的人倒蒙了神的赦免,得了众人的尊敬戴。自高的必降卑,自卑的必升高。上的实在是千真万确的啊。

 

王明道(1900-1991)中国家庭教会领袖。本文选自《王明道文库精选集第6册·借镜》,第1章“看这些人(上)”,浸宣出版社出版。本刊已获微信原创播发王明道先生文章的授权。本文欢迎弟兄姊妹转发。


更多灵修,请点击👉今日灵修


 

阅读本刊更多文章,请点击👇

生命季刊手机主页

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阅读本刊先前发表的文章,请点击👇

生命季刊备份网站

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生命季刊最新微信公众号“生命团契”
请转发给您的亲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