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独木桥危机
2017/4/7 10:51:15
读者:963
■唐小小

 

 

独木桥危机

 

文/唐小小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凌晨三点,从恐惧惊惶中醒来。

 

睡得很浅,半醒的梦里要过搭在一条河上的独木桥,表面看起来很牢固,安全。可从湍急的河流侧面观看,才知道桥底已经腐烂缺失,走上去很可能桥毁人亡。犹豫恍惚之间,一个声音反复在我耳边缠绕:是去路,也可能是拆毁之路。

 

醒后一直不明白“拆毁”这个词的意思,为什么不是毁灭或者其他词?

 

在这样静寂的小镇夜里,反复思索,本该平安的光景,却因独木桥危机之梦,一场突如其来的恐慌悄然降临,打得我措手不及。

 

想起摩西在以色列民临危之际受命于神,在途中差点被耶和华击杀的情节。幸而其妻西坡拉拿了一块火石割下他儿子的阳皮,丢在他脚前才得以活命。从此神带领摩西,造就他,成为以民的领袖和祝福。

 

而我,一定还有需要受“割礼”的地方。

 

在黑暗里,灼心的苦楚,好像被头顶的灯光无限放大。孤独,剥离着灵与身体的痛。

 

那一夜,摩西也经历了这样的痛吗?

 

倘若我的丈夫也认识主,陪我度过这样艰难的时刻,那该多好。软弱与孤独充斥着怎么也热闹不起来的死寂黑夜。

 

一点力量也没有,真的。

 

摩西真的幸运,有妻陪伴。

 

无尽的软弱里,我唯一可做的只有反省,坦陈我的罪。是的主,我要向你悔改。尽管我此时都不清楚要悔改什么,求主带领我接下来的反思。

 

梦里的桥看似牢固,却是一条隐而未现的“拆毁”之路。

 

而我,看似因“信”过着得胜的生活,在华丽欢喜之下,却暗暗滋生着自义和骄傲。因着主的恩典,让我癌症之后的身体和灵魂都蒙福得到健康成长,被一种说不清的狂喜充斥整个大脑,无法思考,很有点飘飘欲仙的感觉。

 

喜欢自拍,晒各种美好的照片,炫耀一切生命的福分。也通过分享自己经历的癌症和苦难来试图获得他人鼓励。反省内心才发现,不是为了得到鼓励安慰,而是告知大家,我是一个经历多么不平凡的人,你们没有遇到的极致痛苦我都遇到了。而我又能多么潇洒自如地面对。是的,我就是比你们坚强,活得深刻。悲哀的是,我也确实得到了身边人这毒药一般甜蜜的赞许。

 

总爱和人分享生活的与众不同,阅读养花莳草晒太阳,过着多数人羡慕的日子。也谈诗论文,给很多朋友生活上提供妙言锦句。不知不觉我开始利用基督丰富精神文化的便利,成了朋友们遇到烦心事时想要倾诉的对象。以为帮助了很多人,沉浸在他人得安慰的成功喜悦当中。渐渐开始有人对我说,你就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姐姐你就是我的榜样。要是我能过得像你那样该多好啊。你是我们这些人里活得最明白的了。你有很多人没有的勇气和胆量。——

 

心里嘴里一面念叨,感谢主,让我变得那么好。自以为世事洞察,高人一筹,是多么骄傲。

 

然后更加努力地阅读,思考,祷告,敬拜,以此来丰富内心。也更加虔诚地爱人如己,学习宽容,谦卑以及一切基督里美好的品质。以为很快主就会呼召我去做普通人做不到的工作,以为很快就可以成为了不起的很属灵的服事者,从而取得更高的成就,从而……

 

从而怎样呢?成功?

 

受人瞩目?

 

是荣耀神?还是荣耀了人?

 

凭着一腔热血,一种“吾将上下而求索”的冲动去努力打拼,过着无比属灵的宗教生活,靠兴趣热爱不断往自己脑海里塞进各种高质量灵修书籍,拼命想要多读一点,多理解一点,思想得更透彻一点,再深刻一点。写笔记再全面一点,分析再仔细一点。

 

花很多时间来做长长的祷告,常常陶醉在自己祷告时沉稳迷人的声音中。渴望随时操练敬虔,渴望从主那里多得一些神迹证据,或者默示,异象,好感觉自己过得很属灵,每日与主同行。是那么努力地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我的神。

 

更加努力地去服事家人朋友。曾经我是懒惰,狭隘,脾气暴躁,自私,又有极大控制欲的人。于是凭借着主的恩典,我一直在操练改变,学会了爱人如己,与人为善。这是多么美好的体验,也是多么好的见证。你们都看到了吗?我因为主,真的变得更好了,我变得更好了(人往往分不清在乎的是神,还是自己)。所以越是努力去尽善尽美的做好一切。

 

而这一切的努力所埋下的巨大祸根,我丝毫不知。

 

回想起癌症以前,也是凭着自己的一腔热血去拼搏努力,以为可以赚得全世界,以为自己不可一世,身边所有的人都不如我的智慧和勤奋,以为自己可以创造一番令人瞩目的天地。于是故事中断,戛然而止。

 

上帝说,停。

 

所有的热情归于零。

 

可是因着主的恩典,在开始崭新满有盼望的新生命时,我又开始一鼓作气地拼命奔走在天路旅程里,而这凭己意的意气的努力,曾经让我走上黑暗的绝路啊。

 

想到这里,不禁暗暗捏一把汗。

 

至此,有种柳暗花明的豁然。心里开始平静下来。感谢圣灵的带领。

 

原来“拆毁”二字之意是指,我若再执迷“努力”下去,将会亲手拆毁主留给我的一切可悔改的机会。

 

感恩在这样寂静的夜里醒来,主没有任由我继续昏睡下去,没有让我在良好的自我感觉里,在自义的属灵经验里,昏睡至死。

 

也恍然明白长久以来,一直模糊地感到主在有意无意阻拦我渴望服事的心,甚至阻拦我多多上教会与弟兄姊妹的彼此交通。

 

主一直在温柔地化解我的“热情”和鲁莽,让我在没有对付好自义与骄傲之前,不去做在人前备受夸赞的服事,不让软弱的我陷入更大的窘迫里。而愚昧如我,竟半点不知。

 

直到这一个多月“每日与主同行”之后,好像已经飘上云端不可一世,深爱我的主终于不忍心我执迷下去,在这样的夜里因一个梦,我痛哭醒悟。

 

从云端跌落地面的疼痛,痛醒了恐惧,痛得我心满意足。

 

回想起来,我是多么荒唐。

 

父啊,你一定难过了好久。

 

父啊,你曾多次慈爱地提醒,我却被自义充满变得耳聋眼瞎,丝毫没有听到你满怀怜悯的呼唤。

 

父啊,这么久的日子里,你该对我有多失望。眼睁睁地看着我如跳梁小丑一般沾沾自喜,还自以为活出了主的样式。

 

父啊,你该有多伤心,我一次又一次辜负你切切的期许,亏缺了主本该有的荣耀。甚至还让你的名蒙了羞。不断骄傲地在人前自称为基督徒却又自高自大的时候,主啊,你伤心,却因为爱没有重重的惩罚我。你温柔地责备我,我却被油蒙了心——

 

我是那么的不堪。这一个月以来,软弱如我无法从容面对所要经历的癌症定期复查,并且没有勇气查看检查结果。是你每天温柔地陪着我,满足我那些需要许多证据和神迹的无理请求。每当我无视你行过的神迹和异象又陷入软弱时,你又用温柔宽厚的手掌托住我,再一次给我证据建立我。这一切的经历后,终于结束了漫长的复查,迎来医院给出的健康报告。而我竟然开始相信是因为我强大的信心,因为我虔诚的信仰,得来了这美好的奖赏和应许的实现。

 

怕是撒但也在嘲笑我的愚蠢吧。

 

第一次,感觉自己里面一点力量也没有,就这样站在悬崖边上,狂风带着一种无可抗拒的势力很快就会把我推下去。全世界都荒凉。无能为力,也没有力气自救。

 

也是第一次迫切渴望耶稣基督的代赎,明白耶稣钉十字架的真切意义。

 

想到十字架的救恩,竟不再恐惧和孤独了。内心渐渐平静下来。我比摩西幸福太多。不再需要西坡拉式的陪伴,我只要耶稣。

 

经历了一场突如其来,其实祸患很久的疾病得医治,我知这完全是主最温情的恩典。我知,是一场实实在在的手术,完成了只有全能主才能完成的割礼。

 

割礼之后,终于看清华丽属灵外表下所掩藏的真实自我。就是这样一个努力追求虔诚和信心的人,行了一切美好的事,蒙了由主而来的数不清的恩典,却在骄傲和自义上狠狠地跌倒了。

 

原来,天使和魔鬼常常长着一副同样和蔼可亲又圣洁的面孔。

 

由衷地感谢主让我明白“仰望”一词的全部含义。也是从此以后我所要践行的新的使命,全然仰望主,不给自己和俗世留丝毫崇拜的余地。

 

断断续续祷告,反思,又记录——重复的交替,写到这里,已经是鸡鸣破晓时分。终于可以坦然无惧地告白:

 

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

 

唐小小 中国大陆基督徒。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公众号: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