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牧师,你生活在恐惧和忧愁之中吗?
————默想马可福音6:12-29
2017/4/7 11:02:33
读者:1329
■余钧

 

 

 

牧师,你生活在恐惧和忧愁之中吗?

——默想马可福音6:12-29

 

/余钧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福音书中有很多叙事,许多人很容易读完就过去了,这很可惜。其实,整本圣经中的叙事值得我们慢慢地体会、思想并反省。下面我们来看一段非常生动的描写。

 

门徒就出去,传道叫人悔改。又赶出许多的鬼,用油抹了许多病人,治好他们。耶稣的名声传扬出来。希律王听见了(可6:12-14a)

 

耶稣的门徒们走遍加利利的村落,行了很多神迹,使耶稣的名声得着传扬。这事传到了统治加利利的希律耳中。

 

这希律是那下令杀死伯利恒两岁以下男孩的大希律王的儿子。大希律晚年因害怕儿子们会篡位,杀死了一个妻子和三个儿子。可想而知,这希律作王之前一定害怕父亲。

 

希律王听见了,就说,施洗的约翰从死里复活了,所以这些异能由他里面发出来。但别人说,是以利亚。又有人说,是先知,正像先知中的一位。希律听见,却说,是我所斩的约翰,他复活了。(可6:14b-16)

 

希律害怕耶稣(可6:16)。他听到耶稣的名声,却认为是施洗约翰复活了。尽管希律大权在握,杀了约翰,可是心里总惴惴不安,有点风吹草动就惶惶不可终日。

 

原来,希律为他兄弟腓力的妻子希罗底的缘故,派人去抓了约翰,把他捆锁在监狱里。因为希律已经娶了那妇人,约翰曾对希律说:“你占有你兄弟的妻子是不合法的。”(可6:17-18,新译本)

 

这是倒叙。希律作王之后去罗马看望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腓力,他看上了兄弟媳妇希罗底,勾引她与丈夫离婚并跟自己结婚。这件事马太是这样描写的:

 

约翰曾(多次)对他说:“你占有这妇人是不合法的。”希律就想要杀他,可是怕民众,因为他们认为约翰是先知。(太14:4-5,新译本)

 

施洗约翰面对这明目张胆违反律法(利18:16;20:21)的希律没有退缩,而是多次指出他的罪。希律虽贵为王,却不敢杀人灭口,因为他害怕群众。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于是希罗底怀恨他,想要杀他,只是不能。因为希律怕约翰,知道他是义人,是圣人,所以就保护他,虽然听了他的讲论十分困惑,仍然乐意听他。(可6:19-20,新译本,下同)

 

希律虽然运用权力把约翰抓起来、送进监牢,却仍然害怕约翰。他从心里知道约翰说的是对的、自己做的是错的。

 

有一天,恰巧是希律的生日,希律摆设宴席,请了大臣、千夫长和加利利的领袖。(可6:21)

 

新译本和新汉语译本是这样翻译这句话的:在希律生日的那一天,他为大臣、千夫长和加利利的要人摆设了筵席。

 

希罗底的女儿进来跳舞,使希律和同席的人都很高兴。王就对女孩说:“无论你要什么,向我求,我都会给你”;又对她多次起誓说:“无论你向我求什么,就是我国家的一半,我也会给你。”(可6:22-23)

 

希罗底的女儿很卖力,给继父挣了不小的面子。希律很开心,要感谢她,也顺便讨好太太,可还要摆摆谱:“向我求…向我求…”。不过,为什么他要起誓呢?他不知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吗?这是他害怕女孩不相信他的话,于是郑重地起誓。

 

她就出去对她母亲说:“我该求什么呢?”她母亲说:“施洗约翰的头。”她就急忙进去见王,求他说:“我愿王立刻把施洗约翰的头放在盘子里给我。”(可6:24-25)

 

女孩不是请求,而是命令:“立刻……给我!”

 

希律害怕妻子。他知道希罗底对约翰怀恨在心,想要杀约翰,但他并没有劝说她放下这个想法,而是把约翰抓起来,也是保护起来。这时,他明白杀约翰不是女孩的主意,而是希罗底在垂帘听政,可他没有勇气拒绝。

 

王就很忧愁……(6:26a)

 

希律很忧愁,因为害怕丢面子。他已发过誓,说即使是国家的一半都可以给,更何况监狱里的一个犯人的头呢?这时,所有的眼睛都盯着他了……抉择的时刻到了:“我该怎么办?我说的话算不算数?发的誓言是否要收回?如果收回的话,将来我发布命令、应许别人高官厚禄的时候,还会有人相信我吗?”

 

然而因他所发的誓,又因同席的人,不愿食言,就立刻派一个卫兵,吩咐拿约翰的头来。卫兵就去,在监狱里斩了约翰,把头放在盘子里,拿来给那女孩,她就给她母亲。约翰的门徒听到了,就来把他的尸体领去,放在坟墓里。(可6:26b-29)

 

希律害怕很多人,唯独不怕上帝。他立刻差遣一个卫兵,下令把约翰的头取来。恐惧有时反而成为犯罪的勇气。他终于做出抉择、立刻听从了妻子和继女的命令。他的话好像是法律:发布一个命令,上帝的先知、耶稣的先锋就这样丧命了。可实际上这很诡异:他本来想保护约翰不被妻子杀害,结果让妻子借自己的手杀害了约翰。

 

希律不仅生活在恐惧中,心里也自相矛盾。“希律怕约翰,知道他是义人,是圣人,所以就保护他,虽然听了他的讲论十分困惑,仍然乐意听他。”(6:20)他对约翰又爱又恨又怕:他乐意听约翰讲道,因为他知道约翰讲的是真理;他保护约翰,是害怕拥护先知的群众;他很困惑,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想照着约翰说的去行,可又害怕付代价:他已经与希罗底结婚了,是否要认罪并与她离婚呢?

 

希律杀害约翰是出于内心的恐惧,而恐惧的背后是他保持权力的私欲:他害怕失去权力和权力所带给他的一切,所以选择放弃真理。而施洗约翰则有着大无畏的精神:他面对腐败的高官直言不讳,而且不止说一次,被抓之后仍然不改口,不怕失去生命。其实,耶稣也是这样,五旬节后的彼得也是,保罗也是。他们坚持真理,哪怕牺牲自己的生命也不会妥协。

 

耶稣对士每拿教会说:“你将要受的苦,你不用怕。看哪!魔鬼要把你们中间几个人下在监里,使你们受考验,你们要遭受苦难十日。你务要至死忠心,我就赐给你那生命的冠冕。”(启2:10)上帝宣告:“得胜的要承受这些为业;我要作他的神,他要作我的儿子。至于胆怯的、和一切说谎话的人,他们将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有份;这是第二次的死。”(启21:7-8)

 

有了上帝的同在,我们还怕什么呢?这话容易说,却不见得容易做到。

 

牧师会面临很多试探,其中最大的,就是希望让众人看到他有能力、会讲道、会关心人、能让教会人多、让众人都喜欢我。如果我有这样的私欲,内心就败坏了,因为我在服事上帝和教会的时候,想着的首先是自己: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服事自己!我想在众人面前表现得受上帝祝福,其实是想把自己当作偶象树起来。

 

如果有这种想法,我就会生活在恐惧和忧愁之中:今天谁来了、谁没来?没来的原因是什么?是不是我得罪他了?下回说话要注意,别伤着他自尊心、使他到别的教会去了。他的生命里有问题,可我又不是施洗约翰,最好不要对他说:“你这样做是不合适的。”有些话还是不说的为好,为他祷告、让圣灵带领他吧。最重要的是关系:和他搞好关系就没关系了。

 

如果牧师这样想,很容易就妥协了,他在寻求人的荣耀而不是上帝的荣耀。将来弟兄或姐妹的生命得不着造就,牧师也有连带责任。当然,牧师也会面对另一种选择:当弟兄姐妹指出我生命中的软弱或罪的时候,我当如何行?愿主帮助我们,不怕为了真理而悔改,哪怕要付上各种的代价。

 

基督徒也会面临各种考验。我是否敢让同事们知道我是基督徒?我在每天的工作中是否要说违心的话?是否害怕失去自己的利益而做妥协的事?我是否因为害怕失去什么而做决定?在读经或听道时,如果内容正好针对我的状况,我该怎么回应?我在日常生活中是否反省自己每天所作的决定、所作的选择以及背后的动机?我的选择与圣经的教导是否相符?我做哪些决定是出于恐惧而不是出于内心的愿意?为什么?

 

愿圣灵光照我们,让我们认识自己,也能省察自己做事的动机。愿圣灵更新我们的意志,让我们敢于将自己献上作活祭,单单为主而活,从而能够或吃或喝,都是为了荣耀上帝而行。

 

余钧 牧师,现在加拿大牧会。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公众号: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