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要不,我们还是分手吧
2017/5/8 11:20:23
读者:2523
■雅妮

 

 

 

要不,我们还是分手吧

 

/雅妮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一)

 

天气有点热了,特别是中午,王恩霖换上了裙子。这是今年头一次穿裙子。腿在摆脱了打底裤的束缚后,感受着温和的风,似乎整个身体都一下子轻盈了起来。她从学校的西门,一直走到东门。这一路不算长,但足够把该想的都想想清楚。现在,宋小非正在东门的老地方等她。在她快要走到的时候,宋小非打来电话。

 

“还没回来,今天怎么这么晚才结束?”

 

“马上,你先吃。”

 

“你要是快到了我就给你点上了啊,十块钱的汤不加血?”

 

“不用,我今天不吃饭。”

 

“不行,你得多吃点,我想娶个白白胖胖的媳妇。”宋小非笑着说,“你可别信他们那一套,什么四月不减肥,五月徒伤悲……”

 

“我才不减肥呢,你吃吧。”

 

她走到门口,停了一下,闭上眼,说,“主啊,求你带领我,让我知道该怎么和他说。”

 

然后,她走了进去。宋小非正低着头看手机。她走过去坐下来,宋小非居然没发现她。恩霖在他对面坐下,看着这个交往了三年多的男朋友,心里一阵难过。也许今晚是最后一次在这里和他坐着了。虽然她还期待着奇迹的发生,但她必须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

 

“哎你到了,”宋小非抬起头,看见了她。

 

“你看的可真专注啊!”

 

“哈哈,我发给你啊,太逗了。”

 

恩霖的手机亮了一下,收到了宋小非发来的链接——“为什么男人会比女人先睡着”。恩霖瞄了一眼,没有点开。

 

“我发给你的《游子吟》你看了吗?”

 

“看了一点儿。”

 

“都这么长时间了……”

 

“不是正准备毕业论文呢吗,哪儿有时间。”

 

“那怎么有时间看这些无聊的东西!”

 

“我这不是放松放松嘛!”

 

“你就是不想看。”

 

“你知道我不想看还让我看。”

 

“你……”

 

“哎呀,你信你的呗,我又没不让你去,你看这都几点了?我不是每周都牺牲好几次跟你一块儿的时间让你去教会了吗?你就别逼我了,我不感兴趣。”

 

每次说到这里,恩霖都有一大堆话反驳,但这回她什么也没说。她深呼吸一口,再一次认真的看了看宋小非。

 

(二)

 

人往往在最有时间的时候最渴望爱情,但能在时间长河里坚持爱情的人却少之又少。人跟随着时间走,走着走着也就形成了自己所谓的人生,可是时间里却充满了杂质,这一趟下来,谁的人生都很难单纯的只面对爱情。爱情,它似乎脆弱到必须有其他够坚硬的外壳来保护。比如物质基础。

 

“物质基础”,为许多人的“爱情”保驾护航,使他们终于走到了结婚这一步。这简单的四个字,包含了两个人的工作、收入、家庭背景、以及相关的学历,并可量化的车、房、存款。所以在大学里闲来无事而谈的恋爱,多半是不成的。可是王恩霖和宋小非,是大家都觉得以后会有结果的一对。他俩自己也这么认为。

 

大一刚入校,宋小非就看上了这个长得清秀又很聪明的王恩霖,而王恩霖也挺欣赏这个会弹吉他,性格开朗的宋小非。他俩发了一个寒假的微信,一开学,就成功的在一起了。他们拥有很好的感情基础,也门当户对。甚至宋小非的爸爸,在半年前就把两个人的工作都安排好了。他们也对结婚后的生活做了长远的规划,宋小非读在职研究生,恩霖趁年轻生两个孩子。可是,就在人生要开始进入大好时光的时候,王恩霖遇见了一个人,那人的一番话,像一颗石子,打在了恩霖的心口上。从此,她就快乐不起来了。

 

(三)

 

正午,一点半,宋小非和王恩霖走出牛肉汤馆,在校园里走着。宋小非习惯性的去拉恩霖的手,恩霖居然躲了一下。

 

“什么情况?手也不让拉了?”

 

两周前,恩霖提出要求——结婚前不再接吻、拥抱。宋小非不太高兴。本以为女朋友一时兴起,想体验下精神恋爱,现在看来,好像是当真的。

 

“哎呀,还是别拉了。”恩霖说着,把手放进口袋。

 

宋小非无奈的踢着脚下的石子。

 

这会儿,两人来到了另外一个老地方,一个废弃的球门,那儿有一颗石榴树。他俩刚开始恋爱那会儿,还不想让同学们发现,就常约在这个球门后面,宋小非递给王恩霖一个装满热水的新水壶,或者一杯加了香肠的泡面。现在,他们又来到了这儿。可是这次,王恩霖要跟宋小非说很严肃的事情。

 

“小非,我今天想跟你认真谈一件事。”恩霖的心跳加快,这种重大的,又非常不确定的感受,比第一次和宋小非拉手还要激烈。“我们先暂停恋爱关系吧。”

 

恩霖说完,抬头看着小非。其实她更愿意继续低着头,脚下有新长出来的小草,但她觉得她要更主动的面对,于是看着他。而她看见这双熟悉的眼睛划过了从未见过的东西,让她觉得有点不忍。

 

“小非,请你理解我。我每天都过的很煎熬。如果我们不能结婚,我不希望再浪费你的时间,更不能让你投入更多的感情。”

 

“你说什么呢?我会娶你的,傻瓜!”

 

“我可能并不适合你……今天我不吃饭,是在禁食祷告,我非常非常慎重。”

 

“我看你还是别去教会了!”宋小非烦躁地说,“自从你去教会,就有点不正常。我家门口那些老太太们去了教会,都是唱唱歌说说话,越来越高兴,你怎么去了教会变得不开心?以后别去了!”

 

“教会我是会去一辈子的。”恩霖喘口气,说,“这三年多以来,我和你越近,就离上帝越远。当我遇到你……我那时只想着和你在一起,我知道上帝希望我找一个基督徒结婚,可我选择和你约会,不去教会,不读圣经……我以为,我就这样和你走下去了,可是,我还是逃不过,上帝又来找我了。”

 

“什么上帝又来找你了!你把那女的电话给我!”

 

“你要干嘛?”

 

“我问她居心何在!我俩好好的,什么婚前不能同居,都什么时代了!”

 

“小非,麦子姐是上帝派来寻找我的,我非常感激她!如果不是圣诞节前我碰到了她,那我可能就真的失丧了……”

 

“哇塞,好夸张的词,失丧。”宋小非压着心头的火。

 

“小非,我知道可能你很难理解,因为你现在还没有圣灵的同在。”

 

“别说的那么神叨了行吗?你这样只会让我觉得你不正常。”

 

“对,这就是问题,我们的三观都是不一样的,我们怎么生活在一起?”

 

“怎么不一样了?”

 

“你看,你刚刚还说我不正常,现在就觉得和我一样。”

 

“那是你去教会去的!以前我就没觉得你这么奇怪!”

 

“那是我快被你同化了!我的心里一直有责备的声音,我离开了我从小信的主,我……”

 

“这段时间我已经没再碰你了,你还有什么罪恶感?”

 

“不是罪恶感小非……我真的和你说不清楚,我只知道我们必须停下来了,我也期待我们最终能走进婚姻,可是不是现在,不是在这种状态下……”

 

宋小非说不出话,他觉得不可理喻。

 

“对不起小非,我真的很不舍得。”

 

“什么意思?分手吗?”

 

恩霖忍住眼泪,从包里掏出《圣经》,和一本书。

 

“这个给你,希望你能认真看。我会为我们的关系祷告40天。这40天,我们不要联系,我想安静的祷告,40天以后,我们再决定。”

 

“怎么决定?什么标准?让我入教吗?”

 

“入教没有意义,你需要和耶稣发生生命的关系。”

 

“信仰自由啊王恩霖,你这是强迫我!”

 

“强迫你是没有用的。这是我该面对的选择。”

 

“如果我就是不信呢?40天以后,我还没信,怎么办?”

 

“我已经决定顺服主了。”

 

“你别无理取闹了好吗?”

 

“我想对你说的话都在这本书里了。《圣经》如果你看不懂,可以先看这本《圣诞礼物》”

 

说完,恩霖转身走了。

 

宋小非站在那里,像做了个噩梦一般。

 

(四)

 

喜欢宋小非的人,不只王恩霖一个。只是三年来,这俩人好的,任何苍蝇也飞不进去。而宋小非和王恩霖分手的消息,却瞬间传开了。原因是,王恩霖将自己微信的头像从俩人的合影换成了一个十字架。而宋小非闷闷不乐,谁都能看出来这是出事儿了。

 

此时的宋小非,正躺在床上发呆。和恩霖一起走过的一幕一幕在他的脑海里飘过。他可以问心无愧的说,自己对恩霖是很好的。他想到这些,觉得很生气。甚至觉得自己太好了,反而不被珍惜。可他还是想给恩霖打电话,他拿起手机,又有点犹豫,索性翻开恩霖的朋友圈,再从相册翻到了微博。他看着,想着……他甚至连钻戒都去看过了,想毕业那天跟她求婚的。这个大男孩儿的眼眶湿润了。而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他赶紧拿起来,是恩霖!——仅仅这猜测,也使他瞬间活了过来。可惜,是个陌生号码。

 

他接起来,是个女生。

 

(五)

 

此时的王恩霖呢,正一个人坐在河边,痛哭流涕。但她知道,也许只有这样,小非才会严肃面对福音吧。但一定要这样吗?不能结了婚慢慢来吗?

 

她本来是这样想的,当她上初中的时候第一次听到传道人讲“信与不信不能同负一轭”的时候,她就觉得很有压力,她心想,教会哪儿有那么多弟兄?只要对方不反对自己的信仰,可以慢慢把他带信主的。

 

但是,通过她自己的实践证明,这种心态,在开始的时候就注定了失败。

 

当她真的这样恋爱了三年,却发现,自己不但不能将对方带信主,反而被对方带的几乎不信了……虽然这三年来,她每次考试前和生病时都还会祷告几句,可是带来的《圣经》连一次都没有翻过。她完全沉浸在了恋爱的幸福中……他们甚至在外面过夜,差一点就发生了关系。为了约会,她请同学帮忙假签到,考试来不及复习就作弊。虽然这些在大学生中早已见怪不怪,但此刻,良心公正的将这些经历一一唤回,她深感自责,开始向主认罪。

 

当她祷告完,她觉得轻松了很多。于是站起来,往车站走去,今晚教会有查经。

 

她走上河堤,穿过公园,突然看到了宋小非。她心里一惊,眼泪就要流出来,她已经非常想念他了,差一点就要跑过去。可是,宋小非并不是一个人。她愣愣的看了一会儿,直到他们走近……王恩霖赶紧躲到树后。是王洋洋,那个总给小非各种点赞的王洋洋。

 

宋小非的旁边走着的是王洋洋!她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看见这样的一幕……她的眼泪全憋了回去。

 

(六)

 

王洋洋和宋小非也来到了河边。王洋洋从包里掏出两罐啤酒,递给宋小非。

 

“知道你郁闷,来解解愁。”

 

“呵呵,那你应该带杜康啊。”

 

王洋洋没有找到笑点,便直接进入事先设计好的话题。

 

“你真的觉得你和她之间,是上帝的问题?”

 

“是啊,够稀奇吧?”

 

“你们男孩儿也太天真了。”

 

“不是吗?她就是这么跟我说的。非逼着我信基督教!”
 

“你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泡在教会里,跟一群老头老太太在一块儿念念唱唱的。”

 

“何止如此,她居然让我相信什么处女怀孕,人在水面上行走……你要是说那是西游记,我可以理解,你说这是真的,而且还能影响到我俩的关系,我觉得简直不可理喻!”

 

“所以这根本不会是真正的原因。”王洋洋轻蔑地说。

 

宋小非楞了一下,好像有什么玄机被打开。

 

“都是大学生了,怎么可能相信这些?她只不过拿这个明知道你不可能去做的事当借口。”

 

宋小非沉默不语。


“她肯定有别的打算了!”王洋洋得意的分析。

 

“什么?”

 

“你想呀,哪儿有人会因为虚无飘渺的东西放弃自己爱的人啊?她根本不爱你。”

 

宋小非深吸一口气。

 

“爱是什么?就是能为之放弃一切!一切她认为重要的。可是她呢?她就因为去了个教会就不跟你好了!”

 

“她没说不跟我好,她说……”

 

“再给你40天考虑的机会?能说这话,可见你在她心里的地位。”

 

“但我觉得她是爱我的……”

 

“所以说你们男孩儿好天真啊!我们旁观者都看得清清楚楚……她找你,还不是你们家把什么都安排好了?人家一个外地来上学的姑娘,一毕业就能在这儿站住脚……”

 

“你挑拨我们。”宋小非回过神。

 

王洋洋迎上宋小非质疑的目光,“我干嘛挑拨你们?”

 

“你……”

 

宋小非看着王洋洋,她诡秘的笑,让人不安。

 

“你说啊,我干嘛挑拨你们嘛?”

 

宋小非转过头,不敢回答这个问题。

 

(七)

 

恩霖来到了教会,时间还早,她在一块蓝色的泡沫垫子上跪了下来。

 

“主啊……”她觉得好委屈。她期待的是,当她做出了一个讨神喜悦的决定,神就会奖励她,她认为神知道她想要的奖励是什么——让宋小非信主啊!然后继续他们美好的生活。她希望此时的宋小非没有心情做任何事,趴在书桌上认真的看《圣经》!可是,宋小非居然在散步,跟一个明知道喜欢自己的女生散步!想到这里,她又哭了起来。这时,麦子姐进来了。

 

“这么早啊恩霖,今天下午没课?”

 

“我和他分手了!”

 

“分手了?不是说祷告40天吗……”

 

“不用祷告了!他不是神为我预备的。”

 

麦子姐笑笑,拿了个凳子让她坐下。

 

“他已经跟女生约会了。”刚刚擦干的眼泪又瞬间涌泄出来。

 

“不会吧,你不是周日才跟他说的吗?”

 

“是啊,说过以后他就没再联系我!”

 

“不联系是对的,你没告诉他不要联系吗?”

 

“我说了,但以前我俩吵架,他不出24小时肯定跟我联系。但这次……”

 

“恩霖,当你决定要祷告40天的时候,不是跟主开玩笑的吧?”

 

恩霖摇摇头。

 

“那他不跟你联系,你不应该生气呀,这不是正好免去搅扰,可以清心祷告吗?”

 

“但是……”恩霖说,“我今天看见他跟一个女生去公园散步。”

 

“是有点儿让人生气,但可能没你想的那么糟。这样,你继续祷告,先别着急,如果这个人不是神为你预备的,这些现象不是正好显明了他是错误的人吗?可能是神让你看到好让你死心。但还是要祷告40天再决定,好吗?以免是误会。也许在这段时间里,神真的开启他了。”

 

“我……”恩霖想了想说,“麦子姐,40天后上帝真的会显明祂的旨意吗?”

 

“上帝的旨意其实已经显明在《圣经》里了,你是知道的。”

 

恩霖点点头。

 

“但你在信仰软弱的时候已经和这个男生开始了交往,所以需要更多的祷告寻求,好做慎重的决定。”

 

“我跟主祷告的是,如果40天后,他愿意参加教会的慕道班,就先不分手,等慕道班结束再说。如果他不愿意,就……哎,我现在就不想等了!他居然跟王洋洋约会!”

 

“好了,别生气。你愿意做讨神喜悦的决定,神一定会带领你的。”麦子姐拍拍恩霖的肩膀。

 

(八)

 

40天过去了。天气彻底热了起来。王恩霖来到40天前跟宋小非分开的地方。她期待有奇迹发生,比如宋小非也来到了这里。这件事发生的几率还是有的。她坐了下来,等着那一刻的到来。

 

她幻想了宋小非出现的样子——他从阳光下走过来,拿着她送的《圣经》,微笑的告诉她,走,带我去教会吧,我要好好研究一下你信的是什么。

 

或者,没那么好,那起码是——他板着脸走过来,说,你逼我,我就是信不来,但我不能失去你,你给我时间,我慢慢了解。

 

恩霖想着,如果是这样,那么她就说,好啊,那你每天跟我一起读五章圣经吧,还要参加教会的慕道班。

 

然后,宋小非耍赖的说,啊?读一章行不行啊……

 

恩霖继续在想像里说,不行不行,五章太少了,以后不许玩儿游戏,要读十章……

 

恩霖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好像再一抬头,宋小非那张会笑盈盈的脸就出现了。

 

可是,并没有。

 

这40天以来,恩霖每天都禁食一餐来祷告,开始是为她和宋小非的关系祷告,后来开始为自己的婚姻祷告。她在上帝的面前寻求,到底婚姻是什么,婚姻有什么意义。她把这件事的结果交给了上帝。

 

现在,太阳落山了,恩霖觉得有点冷。看来她是等不到了。她有点失望。她拨通了宋小非的电话。

 

没有人接。她又拨了一遍,还是没有人接。她的心一下子空空的。

 

(九)

 

宋小非出国了。拍毕业照那天。大家才知道,宋小非,去美国了。

 

(十)

 

其实,王恩霖并不是宋小非父母理想的儿媳妇。虽然这姑娘也挑不出来什么毛病,但在二老眼里,她和她的家庭,都太过普通了。无奈儿子喜欢,也就接受了下来。相处几次后发现恩霖还算通情达理,比较懂事,也就认了。

 

当他们得知两人感情有变化,就立即把握这个机会。先是给宋小非报了一个美国大学的营会。小非觉得正好出去散散心,答应参加。他一走,父母就找了留学中介,想着干脆让他去把硕士读了。中介给出的最佳方案是,两个月内入学语言学校,一边读一边申请硕士。小非父母提着劲儿办这事儿,好像儿子的人生重新来过,他们要尽可能的帮他优化。

 

(十一)

 

出国后的宋小非,没有发过微博,没有更新过朋友圈。当然,也没有给王恩霖打过电话。宋小非的妈妈倒是找过她,请她到家里吃饭。王恩霖礼貌的去了,带了一本中英对照的《圣经》作为礼物。小非妈跟她讲了很多道理,还有大把的人生经验,特别交代的是,千万不能因为宗教信仰耽误了自己的前程。她跟恩霖说,安排好的工作不会因为和小非关系的变化而有什么变动的,办好毕业手续就可以去入职了。

 

恩霖拒绝了。恩霖说,自己打算复习考研。

 

后来,小非妈妈又给恩霖打过电话,是要给她介绍自己单位同事的儿子。恩霖自然也是拒绝了。她说,有个男生正追自己,人挺好,她正考虑呢。

 

(十二)

 

一切都在时间中沉静了下来,同学们几乎都进入了自己的人生轨道,娶妻生子,工作升迁,班里唯一读了博的,今年也都毕业了。前几天,恩霖收到了王洋洋的婚礼邀请函。她看着曾经情敌的结婚照才发现,自己已经有一两年的时间,没再刷新宋小非的微博了。他在哪儿呢?她又想起了这个人。

 

她带着有可能会见到宋小非的准备,来到了王洋洋的婚礼现场。可惜,宋小非非但没有出现,甚至不被人提起。酒席上,她见到了很多老同学。甚至有的都已经离婚了。大家一边祝福这对新人,一边在席间感叹着婚姻里的种种。

 

有人说,结婚没意思。有人说,没意思也得结,婚姻是人类社会能以持续繁衍的最稳定工具。有人说,婚姻和爱情根本是两回事。有人说,本来以为跟自己最爱的人结婚了,没想到自己最爱的不只一个人,不知道是不是该离婚。有人骂他,有人帮他出主意。有人在泼洒着自己的幸福,有人在宣泄着自己的不幸。有人暗示那得意的人你的时候还没有到。有人用那郁闷之人的郁闷为自己疗伤。

 

王恩霖在心里揣摩着婚姻的意义,她想到圣经上的一段经文,“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她思想着,什么是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想着想着,也就走神儿听不见他们的声音了。

 

“嘿,你怎么还没结婚?”突然有人拍她。

 

是王洋洋,她和新郎来敬酒了。

 

大家起身,举杯,收回刚才各种复杂的表情,一起笑着,乐着。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的皆大欢喜。

 

“来来来,”王洋洋把酒杯递给伴娘,拉着王恩霖走出了包间,“我结的都够晚了,你怎么还不结?”

 

“没遇见合适的呗。”恩霖笑着,掏出红包塞到王洋洋手里。

 

“你是不是还惦记着宋小非?”

 

“哪有,早就过去了。”

 

“你过来。”王洋洋把恩霖拉到楼梯间,“你看!”

 

王洋洋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界面。

 

“你知道这个吗?”

 

“洛杉矶小渔夫?”恩霖摇摇头。

 

“这是宋小非做的公众号。”

 

“这里的内容好像是……”

 

“对,都是基督教的,他发给我的让我关注,不过我没怎么看,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但今天看见你,我觉得你好像还不知道。”

 

“他信主了?”

 

“应该是。”

 

“主啊!”王恩霖一边看手机,一边惊叹。

 

“亲,”王洋洋抱住了王恩霖,“你俩不会最后又走到一起了吧?”

 

王恩霖愣愣的盯着前方,什么也说不出来。

 

“一定要告诉我啊!”王洋洋握握她的手,继续去敬酒了。

 

(十三)

 

这个下午,王恩霖翻看着“洛杉矶小渔夫”里的内容。

 

她翻到了最靠前的一篇——《我的受洗见证》

 

“大家好,我叫宋小非,来自中国大陆。我从来没想到我会信耶稣。其实我的初恋就是基督徒,她对信仰很认真,认真到一个程度,甚至跟我这个外邦人分手。不过我相信有上帝的安排,正是因为这件事,我才来到了美国,才走进了教会。当然,也才认识我的未婚妻,Joy。今天,是我受洗的日子,我很感谢弟兄姐妹们对我的关爱,使我一个初来乍到的留学生感受到家的温暖,你们帮助我找房子,帮助我申请学校,是你们的爱让我感受到了来自天堂的温暖……”

 

恩霖已经满脸是泪。

 

她为宋小非能信主而感恩。但也禁不住问主为什么……

 

她哭的晕头转向,睡着了。

 

梦里,她回到了那个破球门,她看见那棵石榴树结满了果子。她看见宋小非捧着她送的那本《圣经》,她在阳光下跟他说,“宋弟兄!”小非抬头招手叫她过来,“王姊妹!”

 

醒来后,她靠在床头。抽了张湿巾,擦擦已经干在脸上的泪痕。小声念着,“宋弟兄,宋弟兄……”然后笑了。

 

她拿起手机,发了条朋友圈。

 

“当复活的时候,人也不娶也不嫁,乃像天上的使者一样。马太福音22:30”

 

很快,有了一条评论。

 

——“当你还活着的时候,我可以娶你吗?”

 

瞬间,二十多条评论……

 

“哇,这是公开表白吗?”

 

“不见你俩恋爱,就求婚了吗?”

 

“大卫哥藏的好深!赞赞赞!”

 

“周六小组一起喊……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

 

恩霖瞬间脸红,放下手机,跑到了窗边。微风吹来,暖暖的。又到了可以穿裙子的时间。

 

雅妮  中国大陆基督徒。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公众号: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