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
2017/6/5 11:19:45
读者:1605
■彭晖

 

 

 

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

 

/彭晖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据媒体报道:526日,在埃及首都开罗以南140英里的明亚省,两辆载有埃及科普特基督徒和孩子们的巴士和一辆卡车正前往沙漠中的修道院。途中,戴着面罩的伊斯兰国恐怖分子拦下巴士和卡车,他们登车抢劫了车上基督徒的财物,并强迫他们皈依伊斯兰教。当多数基督徒表示拒绝离弃基督教信仰,恐怖分子开枪扫射,29位基督徒被杀害,23人受伤。恐怖分子并且留下传单庆祝当晚开始的伊斯兰斋月。

Image: Minya Governorate media officevia AP

Bodies of Coptic Christians killed when gunmen stormed their church bus in Minya, Egypt.上图为殉道基督徒的遗体

 

一男子用沙土掩盖殉道者的血迹 (Credit: AP Photo/Amr Nabil.)

 

葬礼上殉道者家属在哭泣

 

葬礼祷告会上,年轻人高举起十字架

 

伊斯兰国(ISIS)自创建起从未停止过对基督徒的杀戮,近年来更是愈演愈烈。仅在埃及,自去年圣诞节,已有超过一百名基督徒被伊斯兰国恐怖分子杀害2015年,在利比亚的黎波里附近的一处海滩,伊斯兰国恐怖分子斩首杀害了21名在利比亚打工的埃及科普特基督徒,并发布了血腥的屠杀录像。

 

2015年21名基督徒被IS杀害,为主殉道

 

近年来,伊斯兰恐怖主义已经形成了一个高度组织,遍布全球,行动力极强的运动。它已经拥有土地城池,军队武装,源源不断的资金来源和专业的宣传媒体。更危险的是,它在世界各国的穆斯林中拥有大量的支持者和同情者。近年在欧洲和各国,时有发生的大小恐怖主义事件正严重威胁着世界和平和人类文明。

 

面对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威胁,整个世俗世界,无论是理论界,新闻界,民间社交媒体,甚至各国政府的回应显得惶惑无助,进退失据,皆因这场世界范围的文明保卫战与以往的两次世界大战和之后的冷战完全不同。在这场反恐战争中,战场可以设在任何有人的地方,敌人就在人群当中,没有建制,没有军服,神出鬼没,难以预测,并且全无底线。当人们发现在欧美城市用自制炸弹杀害无辜的竟然是土生土长的,受西方公立学校教育的第二代穆斯林移民时,世俗世界实在没有理论能够解释这种现象了,惶恐和混乱是必然的反应。

 

在世俗世界莫衷一是的回应中,首先的争论就是伊斯兰是不是和平的宗教。在伊斯兰教的权威文件《古兰经》,《圣训》,《穆圣传记》和沙里亚法“伊斯兰教法”里,的确有大量以暴力和杀戮扩展伊斯兰世界的教训。并且,从穆罕默德创始伊斯兰教以来,它在历史上的实践和发展中,暴力和杀戮从未缺席。眼前的恐怖主义运动更是与和平南辕北辙,而在全世界的穆斯林中,公开谴责恐怖主义的只是极少数,同情恐怖主义的却为数不少。然而,这些都不能阻拦世俗世界一厢情愿地重复着“伊斯兰是和平宗教”的歌谣,仿佛这些歌谣有安抚恐怖分子的奇效。政治领袖们甚至不敢说出“伊斯兰恐怖主义”这两个词,生怕刺激了穆斯林。还有世俗学者苦口婆心地指出古兰经中倡导和平的经文来证明伊斯兰是和平的宗教。而不幸的现实是,穆斯林怎么会听那些他们所鄙视的,堕落的,不洁净的,该死的卡菲尔(非穆斯林)教他们如何解读古兰经呢?

 

世俗世界的另外一个回应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根源是经济问题,是贫穷造成的。的确,在中东,非洲和亚洲,有很多穆斯林生活在贫穷当中。政府的腐败,社会的不公义让很多穆斯林倒向极端组织。然而,贫穷和不公是普遍的现实,并不仅仅存在于穆斯林当中。并且,很多高层的恐怖分子,比如本拉登和911劫机的19名恐怖分子,无一不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中产以上家庭的子弟。而那些在欧美出生长大的穆斯林恐怖分子更没有贫穷问题。

 

还有一种论点是,伊斯兰恐怖主义是地缘政治造成的,过去的西方殖民统治和现在西方对以色列的支持是其根源。必须承认,这些的确是中东穆斯林感到屈辱和挫折的原因之一。然而,伊斯兰恐怖主义并不是仅仅针对西方,更多的恐怖袭击是发生在穆斯林教派之间,或是因着教义之争的,与西方和以色列没有任何直接联系。

 

既然世俗世界在对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根源探讨上不得要领,在行动上就难免进退失据。先是一味强调多元与包容,不敢指出穆斯林世界对恐怖主义的默认和纵容,进而以政治正确画地为牢,打压任何针对伊斯兰教在意识形态层面上的质疑和挑战。面对伊斯兰恐怖主义,主导着西方教育界和新闻界的世俗左翼更是显出其混乱,怯懦和自欺的原形。他们根本不敢批评穆斯林国家对妇女的压制和对同性恋者的迫害,尽管这些是他们在安全的西方世界貌似十分坚持的价值。美国西北大学的一位教授甚至认为基督徒右派比伊斯兰恐怖分子对美国安全的威胁更大。

 

目前全世界有超过16亿穆斯林,占世界总人口的23%,大部分人从来没有机会接触伊斯兰教义之外的思想,当然也没有听到过福音。伊斯兰教的扩展和维系不是靠个人的归信,而是靠政教合一的社会权威系统的挟持。生在穆斯林家庭的就是穆斯林。如果有人想离开伊斯兰教,就是所谓的背教者,古兰经明确地规定,背教者要被处死,即所谓的荣誉谋杀。曾经辉煌强盛的伊斯兰世界因着千年的自我封闭,已经与世界文明发展脱节,无论在科学技术,经济国力,还是在文化艺术上都远远落后于世界,特别是西方。当全球化使这种落后的局面全面展现的时候,可以想像年轻的穆斯林内心所承受的痛苦和屈辱感,以及被古老甚至野蛮的教义牢牢困死,无法逃脱的绝望和愤怒。这样的情绪很容易转化成仇恨,而仇恨必然引向暴力。

 

这一切背后的推手正是魔鬼撒但,它的计划正在进行。

 

作为基督徒,当我们面对这样民攻打民,国攻打国,神的儿女被陷入患难,被杀害,为基督的名被万民恨恶的景况,我们知道主的日子近了。然而,主又说,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做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参马太福音二十章)。世俗世界没有真理的光照,必定看不到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真正根源是属灵争战,是魔鬼对上帝的对抗,对灵魂的争夺,和对神的儿女的攻击。我们不必跟随世俗世界在各种似是而非的理论之间纠结,更不必被与神为敌的世俗左派制造的所谓政治正确所辖制。并且,我们要在圣经真理的光照中看明白,我们真正的敌人不是穆斯林,甚至不是伊斯兰恐怖分子和他们的支持者和同情者。“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以弗所书6:12我们真正的敌人是魔鬼撒但。我们的呼召是直面邪恶,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抵挡魔鬼的诡计。不是靠刀枪,而是拿着圣灵的宝剑,就是神的道,把人的心意夺回。

 

首先,我们当知道这是磨难的日子,争战正在进行,所以,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抵挡仇敌。要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16亿穆斯林的灵魂得救,更为那些身处在穆斯林中间的基督徒的平安和信心警醒不倦地祈求。并且,求神给我们机会和装备向穆斯林传福音,传那真正能让人得救的福音。其实,有属灵追求的穆斯林是知道人的罪性并渴望得救的,而不幸的是伊斯兰教义教给他们一套靠行为得救的欺人谬论,就是说穆斯林要严守教义,多行善,少作恶,将来安拉会斟酌他们善恶的多少,让一些人得救。因此,穆斯林没有得救的确据,一生都要在不知所终何处的焦虑中度过;甚至穆罕默德自己都说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得救。但是有一个例外,为圣战献身的殉道者是一定得救的,比如自杀袭击者。撒但的邪恶和诡诈可见一斑。

 

我们也要为各国的政府祷告,祈求神让他们有智慧和勇气,在对抗伊斯兰恐怖运动的过程中,正确地使用武力和各样资源。因为他们不是空空地佩剑,而是担负着保护国民的责任。

 

我们还当关注并支持正在开展的向穆斯林宣教的事工。神即允许这些恐怖袭击发生,使如此多的鲜血洒在我们眼前,我们就当知道祂要在这16亿人群中行大作为。神在哪里做工,我们也当在哪里与祂同工。

 

这是争战的时代,直到基督再来。我们的福分和喜乐是基督已经得胜,无论争战多么惨烈,我们都可以常在基督里夸胜。并且神应许,如果我们和基督一同受苦,也必和祂一同得永恒的荣耀。感谢主!

 

彭晖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北美,为本地华人教会同工。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众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公众号: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