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致在苦痛和挫折中的人:生命好像一首诗歌
2017/7/24 10:07:57
读者:1326
■赖建鹏

致在苦痛和挫折中的人:生命好像一首诗歌

2017-07-24 赖建鹏 生命季刊

 

 

生命好像一首诗歌

 

/赖建鹏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小引

 

我深深地体会到,一首优美动人的圣诗实在需要曲与词的配合;并且在歌词中,带出深厚的神学基础。这样才能震撼人心,使上帝的感动能借诗歌进入人的内心深处。

 

孟德尔森(Mendelssohn)动听的弹奏

 

有一天,他到一个德国大礼拜堂要参观管风琴,他向看守管风琴的人说:“请给我试弹一下。”那人回答说:“不可以,这管风琴只有让音乐家弹,不能随便让普通人弹。”孟德尔森就说:“我是从很远的地方特意来参观你们教会的管风琴.....看守管风琴的终于让孟德尔说服,孟德尔逊动手一弹就发出美妙的音乐来。那时要来赴主日崇拜的人越来越多,大家对问说:“谁在弹管风琴,这么好听,从来未曾听过。”后来才知道他原来是世界著名的音乐家孟德尔森;并非每位琴师都能把曲谱弹得这么动听,由原作者来弹,那就是截然不同,原作者能从自己的作品中发挥原先的灵感,叫听者无不心动和共呜。

 

同样地,神是我们的原创者,祂知道我们是祂手中的杰作,也是照着祂的形象而造,虽然我们曾因罪而远离了祂,但祂因爱我们之故,甘愿为我们舍身于十架,使我们重回祂的爱怀,让我们可以到祂跟前接受祂——耶稣基督为个人救主和生命的主,成为祂的儿女。

 

约伯/约瑟/大卫历尽苦难却唱出夜间歌声

 

约伯不经历苦难,他怎么能说“从前我风闻有你,如今却亲眼看到你”呢。他且说神能使人夜间歌唱(约伯记3510)。这歌是感人之歌,能鼓励正在夜间挣扎、辗转难眠的信徒;对神的信赖依靠,经过黑夜,才能在夜间歌唱。

 

约瑟遭遇着一次又一次极大的黑夜苦难,但因神在他身上的作为,他肯接受,顺服,谦卑,肯默默受苦,最终得福;甚至以后的几代,乃至今日的我们,都因他而得福。

 

大卫在诗篇40:2-3这么说:“祂从祸坑里,从淤泥中,把我拉上来,使我的脚立在盘石上,使我脚步稳当。祂使我口唱新歌,就是赞美我们神的话,许多人必看见而惧怕,并要倚靠耶和华。”诗篇的作者告诉我们:神“使我口唱新歌,就是赞美我们神的话”。但这歌并非是轻轻松松地就临到他身上的,诗人见证说:“祂从祸坑里、从淤泥中把我拉上来,使我的脚立在盘石上,使我脚步稳当。”这“祸坑”是指我们跳入罪的祸坑,我们不能自拔,世上宗教不能拯救我们,唯有主耶稣祂是神也是人,祂为着拯救我们,祂道成肉身代替我们的罪被钉死于十字架,愿意成为我们的救主。当我们蒙恩得救是何等的喜乐,我们成为新人而唱出新歌,这新歌就是一首美妙动人的赞美感恩的诗歌:“祂把我从泥沼中拉上来,祂使我双脚稳立在盘石。”

 

西班牙名歌唱家荷西·卡里拉斯(JOSE CARRER)唱出爱的生命之歌

 

西班牙名歌唱家荷西·卡里拉斯(JOSE CARRERAS)是享誉世界的三大男高音之一。1987年夏天正当他事业如日方中,突感身体不适,于是他作了全身检查,结果是“患了血癌”。这个消息简直是一场恶梦,他很沮丧,经过一连串之化疗后,头发脱落形容枯干,心中极难受。在这长久痛苦之日子,他曾问神:“为什么是我?”他极不愿接受这苦难之遭遇,后来他看到医院其他的癌症病人,很多都只是三四岁之天真小孩,而这些孩子生命才刚刚开始,“他们犯了什么错?为什么是他们?”于是他对神及自己说:“若是神留下我的生命,离开医院后,我一定为这些病人筹款。”感谢主,他果然逐渐痊愈。翌年,便立刻成立卡里拉斯国际血癌基金会。他热爱生命,为那些在苦楚中的小孩献唱,因为自己曾在这痛苦之深渊,能体会癌症孩童之痛苦,他唱出的是爱的生命之歌。

 

杏林子的《生命颂》

 

杏林子从12岁时就患了类风湿性关节炎,数十年来的痛楚,剧痛入心,瘫痪不能行动,却能凭着信仰及单纯的爱心创立了“伊甸残障福利基金”。她以惊人的生命力为千万丧志的人带来盼望,更为数不尽的残障人士带来生命的转机。杏林子的一生是贡献社会的人生,她所写的励志小品广受欢迎,她的文学作品、生命见证赢得许多奖励及美誉。眼泪化作欢笑,痛苦的代价成就了荣耀的光彩。她常对残障人士及长期患病的人们说:“一个人失去健康算不得什么不幸,最要紧的是要有纯正的信仰、健全的心理、正确的人生方向及朝气蓬勃的生命力。”

 

许多人心灵上都患有残碍创伤症,甚至比身体上的残碍更痛苦,但因读了她的作品及她感人的生命见证,使生命得重整,心灵得启迪。她在《生命颂》一书中写道:“没有被烈日灼伤过的皮肤永远不知树荫的清凉,没有流过眼泪的双目,也永远不了解人间的疾苦。”16岁那年,有一个晚上,夜幕低垂,她疼痛难受而哭泣时,然而在黑暗中感受主的同在,眼虽看不见主,也听不见声音,但却清楚感受主以温柔的手抚慰她。就在那一刹那间,那压在肩头的千斤重担卸去了,忧伤消失了。在这之前,她曾哭过,恸过,挣扎,不时扪心自问,为什么苦难临到她?忽有一个微声告诉她∶因为要在你身上显出神的作为。她因自己的遭遇,开始帮助与她有同样痛苦的人,她在病床上流过失望、伤心的眼泪,而现在“流泪谷”却成为“秋雨之福”。原本会摧毁她身心灵的疾病的力量,因着认识了生命之主也随之消失了,换言之,她对人间痛苦的恐惧完全消逝,在爱中接受了主给她的使命。

 

黄美廉博士的《如果我能唱》

 

《如果我能唱》作者黄美廉博士,谱曲王丽玲。这首诗不仅诗词美丽感人。

 

如果我能完整唱一首歌,那将是对你的感恩和赞美,苦难中你给我安慰,彷徨时你给我智慧,虽然我不能开口唱一首歌,我却要对你献上真诚敬拜。每时刻你的手牵引我,你爱使我开怀。

 

天上的云雀啊!会唱的人们哪!你们可愿代我歌颂上帝无比之美,我愿用耳倾听,我愿用心共鸣,这发自内心深处最美的声音。我真爱你,我真爱你,我真爱你,爱你,啊,我爱你。

 

这首诗不仅诗词美丽感人,谱写的曲子,音律美妙至极,曲子配合诗词十分吻合。作者从一出世就患上脑性麻痹症,是一个不能开口歌唱的人。然而,她的生命是一首满有见证奇妙的诗歌,她写出这首诗歌,叫那些可以唱歌的人用歌声去颂赞那位慈爱的主。黄美廉说话艰难,需人传译,肌肉运动不协调,生活中有许多难题,但残障不能击倒她。她说:“让生活有趣及有意义,是自己的责任,怨天尤人是浪费精力和时间。”1993年她放弃了美国对残障人优厚的福利,只身离美返台湾,过独立的教学生涯。她在四所大学讲学,置有自已的房屋和办公室,经营艺术品,为不同的残障组织筹款,教小朋友们绘画,举办画展等。在神的带领下,黄美廉是一个残而不废的成功者。

 

内子聪慧微笑喜乐生命的诗歌

 

赖罗聪慧师母,这位被称为“微笑暖心窝”的姊妹,她的确是因着她的笑容暖和着无数的心灵!正如她曾说:“我身上有一样东西是安然无恙的:那就是我的心灵。在那里没有苦毒,没有哀伤,没有埋怨,只有对神的赞美。因为祂的荣光照在我心里,我的心就充满了仁爱、喜乐和平安。”因着主耶稣在她生命中焕发的光彩,忠心与爱心,试炼中的喜乐,信心中的苦难,将喜乐都涌现出来!”

 

内子已经安息主怀。谈子明牧师在《微笑暖心窝》一书的序言中,这样纪念赖师母:“每次想到你,就是你的笑容!纵然在病苦的日子,你仍在我们面前突显美丽而又喜乐的笑容!永远暖在我们心窝!不是泪水,而是欢容笑面,盼望的生趣,这一切都是留在我们生命的美丽回忆中!你的生命确是成了我们很大的祝福!”

 

两年多前我与内子赴法国探望她姨母时,喜欢到地中海海滩漫步,眼所见耳所听的,是海涛奔腾冲向岩石及海滩的一波又一波的海涛,有节奏的浪击声,清澈悦耳,活像一首大自然交响曲。在这海阔天空浪声回荡的时刻,顿然,我领悟了我俩的人生为何有各种突发来的挫折与苦难打击,正如粗糙多角的小石头,在海水巨浪不断地冲激洗涤之下,呈现出柔软的线条,象征着生命更加灿烂亮丽。

 

总结

 

人生就好像一首诗歌,而谱写乐章只有七个音符,有人谱写的歌曲内容丰富悦耳动听;有人谱写的歌曲,却是平凡单调。原因是各人对生命的炼历和领悟、回应各有不同。生命又如一座钢琴,若是钢琴的琴键只有白键、没有黑键的话,就弹不出悦耳的乐章。生命若没有挫折与苦难,生命就会显得平凡,单调。钢琴上有黑白健时,只要钢琴家的手指在琴键上跳动飞舞,就能奏出美妙动人的旋律。

 

生命之歌有时候是一首奔腾澎湃的交响曲,有时候是质朴淳厚却余音绕梁的歌声,华美绮丽的舞曲。人生遭风暴、渡黑夜,但神透过祂的话语及圣诗安慰,鼓励,因而巩固我们的信心,生命亦因此奏出美妙的乐章,唱出夜间歌声。不经“夜间”的人,是不能唱出“夜间”之歌声。生命奏出一首美妙动人悦耳的歌声,让听到歌声的人因此而得平安、喜乐和安慰,激励他们奔跑前路。荣耀及赞美上帝。

 

[1].黄美廉博士(MayHuang,1964–)出生时因接生医生的疏忽,而脑神经麻痹,肢体无法随心所欲,——来自网络天韵歌选。

[2]2016《微笑暖心窝》谈子明牧师主编序言。

 

 

赖建鹏  牧师,曾在北美植堂、牧会,已退休,现为温哥华宣道会福群堂顾问。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众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