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神学生归来
2017/8/28 16:39:33
读者:1428
■雅妮

神学生归来

2017-08-28 雅妮 生命季刊

 

神学生归来(微小说)

 

/雅妮

生命季刊微信文学专稿

 

编者按:本文为作者的系列小说之一,之前已经播发过的是:

1.微小说:你爱我吗?

2.基督徒婚恋故事:再见初恋

3.基督徒在职场,你有这些挣扎吗?

4.职场上,当期盼的升职落空时……

 

 

1

在最热的时候,魏明回来了。好几个月都没发朋友圈的“大卫哥”,发布了一张天中市高铁站的图片。看见这条消息的弟兄姐妹纷纷约见,甚至当天晚上,他们家就挤满了人。

 

这是橄榄园教会第一个正儿八经的神学生。第一个,从慕道友一直成长为传道人的弟兄。

 

这会儿,人都走了,魏明的妻子王恩霖,收拾着丈夫的行李。他带了一箱子的书。经过一路颠簸,箱子都开线了。这可是去神学院时买的新箱子。

 

“回来两个月,带这么多书干嘛?”恩霖翻了一遍也没看见给她带了什么礼物,这语气中,有着些许不满,“发的还是买的呀?”

 

“都有,写作业要用。”魏明一边说,一边在笔记本上敲着什么。

 

“就两个月,能看完吗?”

 

“努力看嘛!这就是神学生要付的代价……”

 

“哦。”恩霖从箱子里收拾出脏衣服,拿去了洗手间。

 

当洗衣机的水声大过房间里其他的声响,恩霖对着镜子,叹了口气。早在两周前,她就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几乎夜夜失眠。两人结婚三年,这是第一次分开,分开了好几个月。她期待这一天应该是很甜蜜的……他们会有说不完的话,魏明应该带她出去吃点什么,然后拉着手慢悠悠地走回家。至少,也应该相拥而谈吧!可是,他才刚进家门,门铃就响了一个下午。“烛光晚餐”变成了她一个人在厨房里一锅一锅地下速冻水饺。

 

可是,她知道,这是她应该的。

 

当魏明决定去读神学,她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而这时,她只能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突然她想,要不现在,他们出去走走?虽然已经快10点,但是,大排档才刚开始热闹嘛!想到这里,她蛮有兴致的回到了卧室。

 

“嘿,别写了,咱们出去散散步吧!”

“现在?”

“走吧!”

“可是……外面很热啊……”

“走出汗了刚好回来洗洗澡睡觉嘛!”恩霖拉住丈夫的胳膊,“现在外面不会太热的!”

“我这……”魏明舍不下手头的事儿。

“明天我上班了再写嘛!”

“那……好吧……”魏明又敲了几下。伸伸懒腰,跟恩霖出了门。

 

这是个九十年代初建设的小区,也是这座城市的第一批商品房。在当时,是全市最大,人口最多的聚集地。他们结婚的时候买了这套两居室的二手房。虽然没有电梯,没有暖气,也不存在什么小区绿化可言,但对于这两个从县城来上学的年轻人,能在这座城市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已经很让人羡慕了。而且这里生活起来很方便,早晨出门和晚上下班,一路上都是卖馒头烧饼和蔬菜水果的小摊儿。到了晚上,还有夜市大排档。而两人一出校门,也都有了比较稳定的工作,在魏明读神学前,小两口日子过得很安逸。

 

2

现在,他们已经走到了小区门口。

 

“我请你吃烧烤吧!”恩霖挎着丈夫的胳膊说。

“呵呵,你自己想吃羊肉串儿了吧!”

“切,我想吃还不是随时就吃了,”恩霖说,“我这不是想给神学生改善改善生活嘛!”

“哎,我们生活好着呢!”魏明得意的说,“光说吃的,就比家里好!”

“真的?”

“是啊!”魏明说,“顿顿有肉,还是大块的!”

“是吗?都吃什么了?”

“红烧肉,猪蹄,炖牛肉,每天不重样的啊!而且每早晨有鸡蛋,每中午有水果,营养特别均衡!”

“不是吧!”恩霖说着,捏了一下魏明的胳膊,“怪不得,肉都多了!”

“开始几天我还纳闷儿,上神学不是要背十字架吗?这十字架呢?没有啊!跟纪录片里看到的神学院不一样啊……我记得那不是别人奉献土豆吃土豆,奉献白菜吃白菜的嘛!”

“是呀,我记得我们老家的神学生可艰苦了呀,还吃肉?每天都得禁食呢!”

“可能现在生活富裕了吧!所以,传道人要吃的苦已经转移了。”魏明继续说,“我是入学一周后,老师留了作业才恍然大悟的……哎呀,十字架在这儿等着呢!以前是为主饿肚子,现在该为主吃苦学习了!”

 

恩霖琢磨着他的话。不知不觉,来到了大排档前。

 

“吃什么?”魏明问。

“既然你都吃的这么好了,我们就吃点豆腐皮儿,喝点汽水吧!”反正恩霖也不饿。

 

魏明去前面点菜。恩霖就继续想着“为主学习”的事。一种隐隐的不安出现在她的眉梢。她想着这半年来魏明的变化,以及,这变化给她带来的不舒服。她还没有理出其中的关系,但直觉说,问题就是这里。

 

——这半年来,他们俩发微信,打电话,发生了很多不愉快。这种不愉快并不是以前那些生活小事,而是一种她说不上来的不同。她总觉得丈夫不一样了。虽然每次她都跟自己说,这是距离的问题,这是自己小心眼儿……可是就在刚才,当她听到魏明说“为主学习”的时候,她确确实实不舒服了一下。

 

3

这个主日,魏明讲道。恩霖像往常一样帮他做好了ppt。魏明检查了一遍,然后沉思一会儿,说,“以后,我不在的情况下你们就看录像吧!”

 

恩霖正在铺床……“啥?”

 

“我说……”魏明扭过来,“我这几天把下次回来之前的讲章都预备好,提前录成视频,你们主日就看视频。”

 

“为什么?”恩霖很吃惊。

 

“我们已经错了这么久,不能再错下去了。”

 

恩霖好像还没搞清状况……魏明继续说,“麦子姐不应该再讲道了!”说着,魏明把《圣经》翻开……“你看,‘我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她辖管男人,只要沉静’保罗说的。”他翻到提摩太前书2章12节。

 

“这……”恩霖盯着这白纸黑字,不知道该说什么。

 

“所以,你得帮我把之后的ppt全做出来。”

 

以前出现问题的时候,魏明也会把《圣经》拿出来,一解释,恩霖就明白了。但这回,恩霖不明白了。

 

“这是你们在神学院学的吗?”恩霖反应过来后,觉得有点不可理喻。

 

“这是《圣经》上写的!”魏明认真的说。

 

“以前怎么没说过?”

 

“以前不明白真理。”说着,魏明拔出U盘……“怎么跟麦子姐说呢……”

 

“好吧,我们都不明白真理,就你明白!”恩霖的语气有点烦躁。

 

“我说你们都不明白真理了吗?”魏明回了句,“教会的归正是很难的一件事。”

 

“呵呵。”恩霖说出这两个字。

 

魏明听出这两个字里的不快,立马说到,“我希望我最亲近的人能成为我的支持,而不是魔鬼攻击我的工具!”

 

“天呢!你说什么呢?”恩霖把被子往床上一扔,说,“谁是魔鬼攻击你的工具!?”

 

“‘天呢,天呢’信主多久了还‘天呢,天呢’!”魏明提高音量。

 

“我就说,怎么了!天国就是神国!天就是神!”

 

“你厉害什么?神的名是让你随便喊来喊去的?”魏明离开座位,“还有理了你!”

 

“我就是有理,我喊神来管管你!”

 

“管我?”魏明彻底生气了,“你真让我失望!”

 

“你才让我失望!我告诉你魏明,从你去读神学到现在,你不停的让我失望!失望透了!”

 

“好……”魏明站起来,“我说你是魔鬼攻击我的工具你还不愿意!你自己想想吧!”说完,他把U盘扔到桌子上,出去了。

 

恩霖的眼泪涌出来,她听着大门打开又被狠狠关上的声音,一下子瘫坐在床上,大哭了起来。

 

4

这时,魏明正站在小区门口。他不知道自己要往哪儿走,似乎怒气慢慢降了下来。他挪了挪,在马路牙子上坐下。他真想开瓶小二解解愁啊,可惜……出来的时候没带手机,兜里一分钱也没有!

 

他叹了口气。怎么回事?怎么就炸了?他们感情一直很好,虽然也拌嘴,但几乎没有大吵过,更没有摔门走的情况发生。他又叹了口气,心想教会改革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他才刚刚提出“姐妹不能讲道”,最先反对他的竟然就是家里的人!那关于敬拜、教会治理这些问题都还没说呢!哎,他好委屈,觉得为主大大背了十字架。一想到这里,刚平息的情绪又有点沸腾。于是他气愤愤地站起来,想回到现场继续理论下去。

 

但不幸的是,他连钥匙都没带!居然还得敲门……他犹豫了。难道要说好话不成?他赶紧浑身摸了一遍,而满身……只有半张餐巾纸。

 

那只好想着怎么安慰老婆了!虽然此刻,老婆还是个无理取闹的家伙。但没办法啊,明天要讲道啊……他左思右想,只好还是敲了敲家门。

 

——没有人开。

 

他又敲了几声……并再一次调整了情绪。

 

——还是没有人开。

 

他把耳朵贴在门上,敲一敲,听一听。

 

——可是一点声音也没有!

 

坏了,恩霖不会出去了吧!他更大声音的敲着……敲着!最后,只能又怒又无奈地跑出了门洞。

 

这个小区可是超级的大啊……他在几条主干道上看了看,一个人影都没有。她能去哪儿?他更生气了——真是个不懂事的女人!不知道明天我要讲道吗?一点也不看重神的工作!

 

他一路小跑,跑到了公交车站。可是,那里空空的。早已过了末班车的时间……突然他想,恩霖会去麦子姐家!对,恩霖一定去麦子姐家了!这个念头一出现,他就飞快地朝麦子姐家跑去。

 

好在,这座城市不大,虽然垮了一个区,但半小时后,他总算跑到了。

 

麦子姐家果然亮着灯。他咽口唾沫,乘电梯来到了11层。按下门铃,他的心还咚咚咚跳的很快。他压压心里的火,想着等这事儿过去,必须好好教育教育王恩霖!

 

门打开,麦子姐一脸诧异。

 

“你怎么来了?”

 

“麦子姐。”魏明有点不好意思。“那个,恩霖在你这儿吧?”

 

“恩霖?”麦子姐一脸茫然。

 

“没在你这儿!?”

 

“没有啊,出什么事了?”

 

“啊……”魏明脑子一片空白!刚才还那么笃定的事,这一下就像被扇了两个耳光。

 

“先进来先进来。”麦子姐说。

 

“她能去哪儿?”魏明控制不住的喘着粗气。

 

“打个电话呀!”

 

“对,快让我用用你的手机!”

 

麦子姐转身进去拿手机。“你出来没带电话呀?”麦子姐一边说,一边查找恩霖的电话……“你俩吵架了?”

 

“回头慢慢跟你说吧。”魏明接过手机,“无法接通!”他赶紧又拨了一遍,还是无法接通!这下他是真的有点慌了……“哎呀,怎么回事!我去别的地方看看!你要是打通了,让她赶紧回家!”说着,转身跑下了楼,连电梯都没等。

 

麦子姐看着魏明大步大步地往楼下跑,叹口气,准备进屋为他们祷告。而这时,电梯门开了。她一扭头,恩霖走了下来……

 

麦子姐一看是恩霖,赶紧叫到,“哎呀!魏明!魏明!”麦子姐不及换鞋,抓起钥匙,拉着恩霖就重新进了电梯……“哎呀,魏明刚走!”

 

“魏明来了?干什么,恶人先告状啊!”

 

“你俩怎么回事,刚回来就吵架!”

 

“他骄傲自大,你干脆把他叫回来算了!他今天居然说……”恩霖犹豫了一下,没继续往下讲。

 

电梯停了。麦子姐一边喊着魏明的名字,一边往外跑。可是,魏明已经无影无踪。

 

恩霖跟在后面,连叹气的劲儿也没……魏明出去之后,她也出去了,在小区转了很多圈才平静下来。可是,回家后发现魏明还没回来,觉得简直太过分,就打车来了麦子姐家。现在,干涩的眼睛在提醒她,这是深夜,你已经没有力气再折腾了……

 

“走吧,我送你回去。”麦子姐说。

 

5

打开屋门,刚才争吵的场景还原封不动的在那儿。她真希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麦子姐,我俩都是服事主的人,怎么还会吵架?”

 

“吵架确实不好,”麦子姐说,“但服事主的人也是罪人呀,你们需要常常被圣灵充满。”麦子姐看恩霖一脸疲惫,有点心疼,“有时候我们是比较难控制,但即使这次跌倒,下次也还是要靠主得胜!”

 

“我知道神喜悦我舍己,忍耐。”

 

“对,这是方向,但能做到这些,需要基督的爱激励你。”

 

“怎么被激励?”

 

“默想十字架的爱呀!要去想耶稣是怎么对你的……但我告诉你还不够,你必须自己面对主,圣灵开启你的时候,这些话对你才是有意义的……”

 

“哎,我都不想理他!”

 

麦子姐知道恩霖还在情绪里,可能根本听不进去她的劝勉,就问她,“到底怎么了?”

 

“说不清,就是觉得我俩有很多冲突。”

 

“以前有吗?”

 

“以前……也有。”恩霖想着现在的冲突和以前的冲突有什么不同……“但,以前他会让着我。”

 

“怎么,现在不让你了?”

 

“现在不让了!他有理了你知道吗?他觉得自己代表着真理!”

 

“哦?但是,如果你们都听神的话,怎么会有那么大冲突?”

 

“问题就在这儿!他不是读神学了吗,他觉得他比我更懂神的话,所以人家不能让我,人家要坚持真理!这半年他一直这样,我越来越不想跟他说话了!”

 

这时,门响了。

 

恩霖看看麦子姐,想让她去开门。麦子姐摇摇头。恩霖只好噘噘嘴,走了过去……

 

“你跑哪儿了!”魏明语气低沉,明显是被控制过的。

 

“你跑哪儿了?”恩霖反问。

 

“我找你去了!”

 

“你摔门出去的时候我在房间里哭呢,你找我?!”

 

“我回来你就没人了!”魏明边换鞋边说,“跑死我了!我跑了几个小时!”说着……他看见了麦子姐,“哎?麦子姐!”

 

麦子姐站了起来,“好了,男主人回来了。还需要我吗?”

 

“需要!”恩霖赶快说。

 

“你,你怎么来了……”魏明很诧异。

 

“你刚走恩霖就来我家了,你跑的可真快,我们追出去就没人了!”

 

魏明双手叉腰……“我就说!哎!我告诉你王恩霖,我猜你猜的准准的!我就知道你会去麦子姐那儿!”

 

恩霖已经转身回到了麦子姐旁边,“知道有用吗?还不是我自己回来的!”

 

“……”魏明动动嘴唇,没再说下去。

 

“好了恩霖,”麦子姐看看她,“要不,我们一起祷告?”

 

“哎!真是打搅麦子姐了,让你为我们这鸡毛蒜皮的小事睡不了觉……”

 

“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我已经压抑很久了好吗?你说你读神学都读了点什么?更爱妻子了吗,还是更自以为义了!”

 

“你不要动不动就把问题扯到我读神学上行吗!这样是……”

 

“这样是什么?这样就是被魔鬼利用了是吗?”恩霖立马说,“明明是你自己的问题还怪魔鬼!真是跟伊甸园里的亚当一样!”

 

“你……把责任推给魔鬼的那是夏娃!”

 

“好,就你《圣经》熟,那是谁把责任推给夏娃的!?”

 

“是……”魏明一时语塞,“但是,是女人犯的罪……”

 

“哎呦你就是这样读神学的!再说一遍!上帝认为责任在谁?”

魏明喘口气,没吭声。但表情冷的可以把人冻住。

 

“恩霖,”麦子姐只好开口了,“我们谈话最好不要总把魔鬼扯上,灵界是很真实的。”

 

“不是我扯的,是他扯的!他说我是魔鬼用来攻击他的工具!”

 

“我是这么说的吗!”

 

“怎么这么严重?”麦子姐皱了皱眉头。

 

“是啊,人家要进行宗教改革,我不但不帮忙还攻击人家大神学家!”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魏明的表情很痛苦。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恩霖的表情更痛苦。

 

“好了好了,神的话不是让你们吵架用的啊……”麦子姐站起来,扶住恩霖的肩膀,“现在已经快两点了,我们祷告祷告你们先睡觉好吗?其他问题明天礼拜后再谈!魏明,明天你别讲道了,先安静安静。”

 

“啊?不用,我讲章都预备好了!”魏明赶紧说。

 

“讲章预备起来容易,但心预备起来难啊。你先休息,调整好,好吗?”

 

“这……”

 

“来吧,我们一起祷告!”

 

魏明和恩霖对视,恩霖还是瞥了他一眼。但好在,他们三个都跪了下来。

 

6

第二天早晨,大家来的很早。甚至有些常常迟到的弟兄姐妹,也早早的到了。经过这两天的传播,大家都知道神学生回来了。

 

可是,唱诗结束,走上台的却还是麦子姐。有人回头找着魏明,而他正低着头,坐在最后一排。恩霖呢?她直接跑去厨房,帮爱宴组做饭,根本没往主堂进。

 

聚会结束,一群人就把魏明团团围住了。大家像接待凯旋而归的战士般,给他搬凳子,拿水果,倒水……甚至把自己包里的酸奶给他喝。另一群人,则是对他各种请教,似乎积攒了快半年的问题都是为了等他。而魏明,却一点底气都没有!要是没有昨晚的事,这会儿他应该尽情地享受在大家的热情里。可是现在,他是一个充满挫败感的男人。他连自己的妻子都搞不定,他连预备好的讲章都没资格讲。而这些,人们不会晓得,只是以为他刚回来需要休息,便脑补了他在神学院吃的各种苦,于是加倍对他好。

 

而魏明坐的位置,正好对着麦子姐。她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喝水。魏明看着这个身影,心里突然有点疑惑。自己是在受攻击,还是在受管教?怎么一下子有点不确定了……

 

7

晚上,麦子姐邀请他们来家里吃饭。

 

在去麦子姐家的路上,他俩还是不多说话。虽然已经和好,但关系并没有完全恢复。于是魏明试着找话题……

 

他小心翼翼的问恩霖,“你说,我一会儿要不要跟麦子姐说讲道的事?”

 

恩霖也试着平心静气的回应,“我印象中《圣经》上还说女人讲道时的注意事项呢,那应该是可以讲道的吧。”说着,恩霖翻开手机,查找这段经文……“你看,也是保罗说的!哥林多前书11章5节,凡女人祷告或是讲道,若不蒙着头,就羞辱自己的头。”恩霖读完,说,“但是蒙头是什么意思?”

 

“蒙头在当时是一种女人的基本礼仪,不蒙头是一种羞耻。但在今天的中国社会,没有这种习惯,那就不需要故意蒙着了。但谦卑,服在权柄下这个意义还是一样的。”

 

“明白了,那你说保罗这么写,不是可以讲道的意思吗?”

 

“但你没觉得他这话在态度上,并不鼓励女人讲道吗?”

 

“这个……”恩霖想了想,说,“我觉得‘不鼓励’,和‘是犯罪’,还是有区别的。”

 

“不鼓励就是不好的,虽然不是犯罪,但和犯罪一样都是应该不做的。”

 

恩霖反应了一下……“你说的对,但是,很多事情并不是那么理想化呀!”

 

“对!所以改革是一件很艰巨的事。”

 

说到这里,他俩都有意识地控制了一下自己的语气和音量。

 

“但说实话,我总觉得你上神学后,就总把问题一下子上升到逻辑层面。我不是不支持你读神学啊!我只是说一下我的感受。”

 

“我理解。但其实不是逻辑,是真理。”魏明很快说到。

 

“你看,这就是问题所在,你一说真理,谁还敢提意见?”

 

“那,就说原则吧……”

 

“我这么说吧,我们面对的实际处境,很多时候并不是可以按照理性上的原则一刀切的。那样会带来更大的伤害!我觉得这就像耶稣不让门徒拔稗子一样,不是稗子本身不能拔,而是耶稣从更顾全大局的角度说不拔,暂且留着!或者说,耶稣爱麦子,所以你说的逻辑也好,原则也好,耶稣的总原则总逻辑都是出于爱麦子!”

 

“嗯……”魏明也思考着恩霖的话。

 

“要不,你跟麦子姐直接讨论讨论这个问题吧?”

 

“别了吧,我怕伤害她……”

 

“哎,你真的太不了解女人了!你越遮遮掩掩,我们猜的越严重!”

 

“哦?这样啊……”

 

说着,他们来到了麦子姐家的门口。

 

8

麦子姐正在做魏明最喜欢吃的可乐鸡翅。恩霖进厨房帮忙。魏明来到客厅的书架前。

 

阳光透过遮光帘射进几条线,打在书籍上,有明暗交错的阴影。魏明看着,很羡慕,他真希望自己也能有这么一大架子的神学书啊!这些书,有很多他都在学校的图书馆看到过。甚至,还有几本老师说过,而他自己都还没见过的。比如眼前这套《基督教要义》,是他到了二年级才会开始学习的。他赶紧抽出来,真沉啊!

 

他翻开封皮,看见扉页写着赠书语。但令他吃惊的是,落款处的名字,居然是他最尊敬的老师!

 

这时,麦子姐端着饭菜走了出来。

 

“麦子姐,这本书是崔老师送的?”

 

“是啊!”麦子姐说,“崔老师给你们上课了吗?”

 

“上了!这学期给我们讲《马可福音》呢!”

 

“是吗!当初就是崔老师劝我不要接受女牧师的按立的。”

 

“啊!是这样……”魏明感觉眼前黑了一下,不知道是太吃惊,还是因为刚才的光线……“你,没跟我说过啊!”

 

“嗯……以后有机会慢慢跟你说吧!”麦子姐把盘子放下,“我是觉得有些事儿你还不需要面对,也不想让你过早关注在教会界的一些杂事上!专心研究《圣经》才是最重要的!”

 

魏明还沉浸在刚才的喜悦中,并没有认真听麦子姐的话,只是忍不住的说着……“太好了!我特别喜欢崔老师!”

 

麦子姐看他的兴奋样,也说到,“是啊,崔老师讲课确实精彩!最重要的是对福音有清晰的认识和讲述。”

 

“那……麦子姐,您对姐妹讲道怎么看呢?”魏明突然说。

 

“姐妹讲道……其实,在韩国的时候,崔老师主要跟我谈到的就是这个问题。要不,你先说说?”麦子姐一边摆好餐具,一边笑着问魏明。

 

魏明想起恩霖刚才提醒他的……就说,“我觉得,姐妹讲道是教会堕落的表现,我们教会需要在这方面归正!所以我打算把我的讲道录成视频给大家主日时候看。你觉得怎么样?”

 

恩霖在厨房进进出出,听见魏明的话心里咯噔了一下,差点把汤打翻。魏明赶紧拿纸,恩霖瞪了他一眼,“哎呦我真服了你了!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不是你说女人需要坦白的吗?”

 

“坦白也不是这样啊!”

 

“哎呀你们女人太难以理解了!”

 

“哈哈!你俩可别再吵起来!”麦子姐接过魏明手里的《基督教要义》……“女人讲道是教会堕落的表现,其实你说的没错!中国教会从农村到城市,确实大部分都是姐妹在讲道,姐妹在带大家唱诗……就像底波拉做女先知的时候,就是以色列最让人失望的时候!但是,你觉得问题在底波拉还是在弟兄?”

 

魏明想了想,不知道怎么回答。

 

“其实看当下的话,都有问题!问题是都缺乏对此的警觉和意识。”麦子姐继续说,“我在韩国读神学的时候,差一点就被学校按立为女牧师了。但就在那时我认识了崔老师。我明白过来,神对女人的托付不是做头!但我还是挺困惑的,因为教会确实是我传福音从零开始建立的,我不讲道,怎么办呢?崔老师就鼓励我,让我继续好好服事,一方面按着真理讲,一方面要带着目标!就是有意识地建立弟兄。当我们谈到现在中国教会这种姊妹强弟兄弱的普遍显现,崔老师说弟兄本来就比较缺乏主动性,而姐妹呢,大部分都比较积极。所以如果不格外地去建立弟兄,就会造成这种不健康的发展。那时我也想,干脆回去就找一个弟兄讲道,我不讲了。但崔老师叫我别着急,要等候主,等机会成熟,一边等一边发现弟兄,鼓励弟兄。你们知道吗,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叫我麦子阿姨时,神终于听了我的祷告!你们俩,渐渐显出被神使用的凭据,你们热心服事教会,又年轻,并且是我知根知底儿的人。我非常感恩,觉得有这样一对夫妇接手教会的牧养,简直太理想了!所以想差派魏明去读神学。但崔老师劝我不要把你送到我原来的神学院,因为如果仔细查考《圣经》,虽然他们敬拜、祷告都很付代价,但他们很像保罗在罗马书10章2节说的——热心,却不是按着真知识……”

 

麦子姐停了一下,没有继续说去。

 

她翻开书,看着崔老师的字迹……“所以你看,崔老师虽然是神学博士,但她一辈子都没有做牧师,而是帮助丈夫牧会。现在虽然七十多岁了,但还在神学院讲课,神不照样能使用她,啊?”麦子姐笑笑,“不过,我是没有那么强的学习能力了!而且,我是离婚后才信的主。所以我只能为你们祷告啦!等魏明毕业回来,我就打算渐渐退出主日的讲道和教会管理,来辅助弟兄啦!”

 

麦子姐看看恩霖,“恩霖也是,我期待你能好好帮助魏明,好吗?到时候,我们俩可以带查经,可以做更多的陪谈、探访,咱们的事儿多着呢!”

 

魏明听麦子姐说着,眼泪缓缓流了下来。他突然想起上一次来到这里的情景。他明明是判断正确的。但结果却是白跑一趟……

 

为什么?因为时机不对嘛!

 

这时,麦子姐给魏明和恩霖各夹了一个鸡翅,说,“我说了这么多,该你了,魏明也谈谈在神学院的收获吧!”

 

魏明想了一会儿,他说,“你们得为我祷告,别让我……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

 

恩霖噗嗤一下笑了,“魏明同学,你的认识太深刻了!我敬你一杯!”说着,端起饮料。

 

麦子姐也赶紧把杯子端起来,“我们的大卫老师很谦卑嘛!来,愿主祝福橄榄园教会!使我们合一,相爱,共同兴旺福音!”

 

后记:

至于后来,魏明是否把自己的讲道都录成了视频……他们谁都没再提过。而这个假期,他也忙得根本没有时间!因为很意外的,神给了他另外一个任务。

 

——橄榄园教会的年轻人,趁他出去读神学这半年,都谈起了恋爱。居然一下子出现了三对要结婚的恋人!于是,魏明和恩霖开始了婚前辅导的尝试……现在,要开学了,魏明坐在候车室,回想这个假期发生的一切,原来这才是为他安排的暑假作业呢!

 

关于这三对恋人,也是有很多故事的。等我们先把这位神学生送上火车再慢慢谈。

 

对了,开车前,魏明发了条朋友圈。这回是两张图片。一张是加尔文的《基督教要义》封面,一张是翻开封面后崔老师写的赠言——“历史,在各种矫枉过正中跌跌撞撞的来到了你的面前,它要通过你,走过去,你要抓住它,站稳了。”然后,他@了他的同班同学们,写着……送给每一位“改教家”。

 

雅妮  中国大陆基督徒。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众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