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走出恨与怕,开始牺牲开始爱
————我拿什么服事你?
2017/11/27 8:21:52
读者:1727
■文/雅妮

 

走出恨与怕,开始牺牲开始爱

——我拿什么服事你?

 

文/雅妮

生命季刊微信文学专稿(小说)

 

编者按:本文为作者的系列小说之一,之前已经播发过的是:

1.微小说:你爱我吗?

2.基督徒婚恋故事:再见初恋

3.基督徒在职场,你有这些挣扎吗?

4.职场上,当期盼的升职落空时……

5.神学生归来

6.90后:逃离的婚姻

7.婚姻:门当户对 PK 志同道合

 

1

此时的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门口,排起了长队。有一行人,在太阳下暴晒了一个多小时,这会儿总算快排他们了。

 

这是一群神学院三年级的学生,还有最后一个学期,他们就要毕业。因此,大家的心里都有点惆怅。虽然学习并不是件轻松的事,但这也许是他们最后一次做学生,大家都希望这最后一个学期过的慢一点。几个月后大家都各自奔赴禾场,恐怕是聚少离多。

 

这两周,他们以小组的形式去另一座城市的教会服事、观摩。这天下午,南京实习小组的同学们跟随当地的弟兄来到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魏明就在他们中间。

 

排队的时候,魏明一直在想刚才弟兄家小孙女问自己的问题,到底有没有鬼。他觉得孩子太小,就含含糊糊的过去了。这会儿,他忍不住想着这件事。他想起自己一直都不是无神论,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一直觉得有鬼!无论家长老师怎样说“没有鬼”,他也还是会忍不住的恐惧。

 

而此刻,他站在这里,据说后面就是公墓。他虽然不再觉得害怕,但也还是有点惊悚的感觉。甚至这种惊悚在与“日本人”有关的时候,还蒙上了一层更诡秘的色彩。一方面,日本是恐怖片大国,另一方面,大概是因为每当想到这个民族,就和屠杀、罪恶、死亡有关。而当我们说到鬼,似乎也是和这些概念相关联的。

 

魏明琢磨着其中的原因——这大概是因为人类的第一个罪,并人类的第一次怕,都是来源于“鬼”的引诱……“他说,我在园中听见你的声音,我就害怕。因为我赤身露体,我便藏了。”魏明小声嘀咕着创世记3:10的这段经文。是啊,人类因此有了死的后果,也继承了罪的基因,同时保留了对鬼的惧怕。

 

但是对于刚才的小女孩,应该怎么回答她?他感到有些烦恼,在来的路上,他把“魔鬼论”都回忆了一遍……

 

——魔鬼,是敌基督的灵,是堕落的天使,是伊甸园里的古蛇,是《启示录》中的大红龙,是那兽,是与上帝抢夺灵魂的恶者。《圣经》中对它的介绍是:说谎之人的父。

 

但系统神学考试第一名的他,也还是没想好该怎么回答一个小女孩。他情不自禁的叹口气,想到这几天也总是有这种情况,甚至在这短短两周的时间还发生了很多次!他能考好成绩,却往往不能回答弟兄姐妹的提问。他觉得有点郁闷。

 

而这时,后面的弟兄拍拍他,“走,该我们进去了!”

 

魏明回过神儿,走进这个一直在教科书上看到的地方。

 

 

2

通过喉咙一般的台阶,他们深入了纪念馆的地下展厅。眼前的一幕幕开始敲击这几个原本平静的心灵。慢慢的,有些愤怒的情绪翻腾起来,甚至有人鼻子也开始发酸了。

 

魏明其实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他尽量保持客观地看着展柜里的东西和墙壁上的资料。但是当他带上耳机,对着小小的屏幕,听曾经被日本人强奸的幸存者讲述自己当年经历的时候,他忍不住,把拳头也握紧了。

 

“1937年12月13日,30个日本兵来到位于南京东南部新路口5号的中国人家里。他们杀死了前来开门的房东,接着杀死了跪下来求他们的房客。当房东太太质问为什么杀死她丈夫时,他们也把她打死了。夏太太抱着她1岁的婴儿藏在客厅里的一张桌子下面,日本人把她拖出来。他们强奸了她,然后把刺刀刺入她的胸膛。这些士兵们还用刺刀杀死了那个婴儿。当他们走到另一个房间时,他们发现了夏太太的父母和两个十几岁的女儿。那老奶奶为了保护两个孙女免遭强奸,被日本兵用左轮手枪打死了;那老爷爷紧紧抱住妻子的尸体,也立刻遭到枪杀。他们用刺刀挑起婴儿,活活把他们扔进开水锅里,他们结帮奸淫12岁到80岁的妇女,一旦她们不再能满足他们的性要求,就把她们杀死……”[1]

 

魏明不敢再看,他想起了自己从未见过面的爷爷。当年,日本人战败,撤退的时候跑到他们老家的农村去抢吃的,爷爷为了护住几个孩子的口粮,跟日本人起了冲突,因此被活活打死。

 

此刻,黑白的纪录片,让这个年轻人看清了那些丑恶的嘴脸。他也仿佛看见了血泊中的爷爷,看见了守寡一生的奶奶,看见了他受人欺负的父亲……他们的无辜,他们的不幸……日本人,都是因为这些残忍的日本人!他无法再看下去,他跑出展厅。

 

他大口呼吸,来到了通向地面的楼梯口。

 

光渐渐出现,晒着他的脸颊,他觉得烫烫的。作为一个成年人,一个男人,他很少这样伤痛。现在他坐了下来,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却看见在不远处,有个奶奶正被两个孩子扶着,哭到起不来。魏明不禁在心里问主,为什么,为什么,这个邪恶的民族为什么还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正在这时,他听到身后有人叫他。

 

“魏弟兄。”

 

他扭头,看到带他们来的那位大叔。他赶紧用手擦了把脸。

 

“这么快就出来了?”

 

“有点闷,我出来走走。”

 

“哎,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也受不了。真想把日本人全杀光!”

 

“呵呵……”魏明尴尬地笑笑,这想法,他也有。

 

“后来信主,还为这件事认过罪。”

 

魏明点点头。是啊,恨人等于杀人,他是知道的。于是在心里说了句“求主赦免我”。但他的心里还是很沉重,也不知道该跟弟兄说点什么。他看一眼手机,离火车出发还有四个多小时。他暗暗期盼同学们早点出来。

 

“听说,你是班里的第一名啊!”弟兄打破沉默。

 

“哎,主要是年长的弟兄姐妹没有我对电脑熟悉,呵呵,我也就是作业写得快。”

 

“哎呦,这可太重要了!现在服事教会,不懂这些不行了!我们教会前两年买了个投影仪,放着放着,放不出来了!也没人会弄,就又买了个新的,用了几个月又不会显示了。大家讨论要不要再买,这可都是弟兄姐妹的奉献,不能随便对待呀!后来才知道,其实上一个也没坏,只是没调好。但人家跟我们说说也不行,那么多按钮,我们还是不会。这不,两个投影仪都在那儿放着!”

 

“也是,这三年我修了好多个电脑呢。”

 

“所以教会的希望是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大叔语重心长。魏明却感觉压力山大。

 

本来,他是这个实习小组的主要讲员,来之前,他一口气预备了七八篇讲章。但没想到,真面对台下黑压压的听众,他心里却是发慌的。甚至拿着扩音器,也好像发不出声音似的。那些用严密的逻辑论证出的内容,那些费好大劲查到的背景资料,大家却听的一脸茫然!不仅如此,阿姨们毫不掩饰自己的困意,张大了嘴打着瞌睡。这加重他的紧张,使得他浑身冒汗。

 

他也为此向主祷告过,反省过,是不是自己过于依靠知识。但是,他依然没有找到能托起一篇讲章的真正核心,没找到能使自己站立的稳的那个支点。

 

如果这是在一年级的时候,他大概不会太慌,而现在是学成之时,他的焦虑便加重了。他用余光看到旁边的大叔正看着自己的手机,难道服事教会靠的真是会做PPT,会看书学习,会用投影仪吗?他感到很失望。

 

“您的孙女今天问我,有没有鬼。”

 

“啊!是吗?这小家伙。”

 

“我觉得挺亏欠的,也没好好回答她。”

 

“小孩子,好奇心强,不用管她。”

 

“那您觉得有鬼吗?”

 

“哈哈,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是啊,但是您认为,真有鬼吗?”

 

“哎呀,鬼这个东西,怎么说呢?这里都是鬼!日本鬼子就是最大的鬼!”

 

魏明想继续追问,但有点不好意思。而在这时,他一转头看到一个熟悉的“建筑物”。他愣住了。那是一个十字架。他看见一个灰色的,竖立在展馆侧面的十字架!

 

这里,怎么会有十字架?他定定的看了一会儿。是十字架。一个很高很大的十字架,下面还站着很多人。魏明仿佛不认识眼前耸立着的是什么,他缓缓的站起来。弟兄也收起手机,跟着走了过去。

 

“政府建的博物馆,怎么会有这么大一个十字架?”

 

“十字架代表和平啊!”弟兄说,“放在这里正好,让大家都来祈祷世界和平嘛!”

 

魏明的心里咯噔一下。

 

“大叔,十字架为什么代表和平啊?”


“医院、红十字会,不都是用十字架做标记,这些组织都是服务社会的和平组织啊……”

 

魏明有点吃惊,于是管不了那么多人情客套,跟大叔说,“十字架代表和平,是因为在十字架上,耶稣用自己的死止息了上帝公义的愤怒。人跟神之间有了和平,人和人之间才能有和平。而医院和红十字会的十字,也是由耶稣的十字架来的。只是,那些是为了救死扶伤,救人肉体。但是耶稣的十字架,是救人到永生……”

 

这时,魏明看到同学们出来了。大家也走向这个十字架,魏明看到他们的眼眶也都红红的。

 

“这些数字是什么意思?”一位姐妹问到。

 

是的,在十字架上,刻着一排数字,19371213-19381,魏明还没来得及问。

 

“这意思是1937年12月13日-1938年1月,这段时间,中国人被杀了30多万!”

 

魏明听了也很吃惊,这时,一位年长的弟兄招呼大家都过来。

 

“感谢主让我们临走前看到了这些!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应该了解了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同胞,知道他们经历过什么,这样才能更好的为祖国献上祷告!求主可怜这片饱经风霜的土地,把得救的人天天赐下!来,我们祷告……”

 

这群即将走向神州大地这片禾场的基督工人,站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广场中间,面向那个代表和平的十字架,向掌管天地万物的神祷告……

 

魏明哭了,连同这些天压抑在心里的挫败一同哭了出来。他刚刚的确是迷茫的,他甚至感到自己什么都不会,这三年所学的一切,都变的像纸片一样,他觉得自己根本就不懂。但是祷告中,他的信心被重建起来。他心里的忧伤、恨意、都渐渐消退,彻底消退……再看一眼那排触目惊心的数字,是啊,这样一排数字,可以是仇恨,也可以被刻在十字架上。

 

后记

毕业后的魏明,回到了橄榄园教会。教会的负责人麦子姐,以为终于等到了可以把教会的牧养大权交给弟兄的那一天。但没想到,弟兄说,还得再等等。他主动要求,自己要先在主日学实习半年。他说在主日学服事,能去去自己的学术味儿,也把一直以来的偶像包袱放一放。

 

这天主日学结束,魏明被一个小男孩追着问问题。

 

“大卫老师,我爸爸问上厕所用不用祷告,我妈妈不知道怎么回答。”

 

魏明想了想,说,“你爸爸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呢?”

 

“他看我们吃饭都要祷告,所以就问上厕所是不是也要祷告!”

 

“是这样呀,那你告诉老师,你吃饭为什么要祷告呢?”

 

“因为要感谢耶稣赐给我饮食,养我身体。”


“嗯,所以其实是因为感恩对吗?”魏明蹲下来,看着孩子的眼睛,“那你觉得,上厕所需要感恩吗?”

 

小男孩挠挠头。

 

“你有没有拉不出臭臭的时候啊?”

 

“有……”

 

“那你祷告了吗?”

 

“没有。”

 

“那,下次如果再拉不出臭臭,或者肚子痛,你是不是就可以向上帝祷告啦?”魏明摸摸小男孩的头,他好可爱,魏明想到自己结婚四年,还没有孩子。于是在心里向上帝祷告……

 

“上帝要我们要凡事谢恩!”小男孩突然说。

 

魏明愣了一下,笑笑继续说到,“是啊!所以上厕所不一定要专门去祷告祷告再上,但是我们要时时带着感恩的心,因为大部分时间,我们是可以正常拉臭臭的,对不对?”

 

“对!”小男孩点点头,“回去我就告诉爸爸!”

 

“但是爸爸光知道这个问题是不能上天堂的啊,你要多跟爸爸讲耶稣的爱好吗?来,背一遍今天我们学习的经文。老师看你记住没有!”

 

“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魏明看着小男孩高兴的跑开,他很满足。他还不知道,神将会给他一个什么样的惊喜。

 

注释[1] 资料属实,引用张纯如《南京大屠杀》

 

雅妮 中国大陆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