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女儿眼中的父母:走一辈子爱一辈子
2019/7/31 18:29:20
读者:988
■何宣爱

 

走一辈子、爱一辈子

 

文/何宣爱

《生命季刊》第90期

 

主  角:何俊明牧师、何洪瑞芳师母

讲述人:何宣爱

 

他,朴实念旧,重感情,聆听的耳朵总能安慰到心的最深处。

 

她,落落大方,容易满足,笑声能够点亮一屋子的心。

 

他,在神学院遇到了她。他说她太高超属灵,惟恐高攀不上,不敢追。

 

但,还是追到了。上帝的美意时候到了,事就这样成了。

 

话说那晚,月亮正圆,他与她在熟悉的公园约会。递了一颗水梨给身旁的她。在温柔的月光下,他不着色地飘了句,“今年是你最后一次过单身的生日了。”她顺口应了声,“嗯。”几秒之后回过神,她才恍然大悟,刚刚那就是求婚了!

 

四十年前,他们步上了红地毯的那一端,从此成为教会年轻人口中的“何哥、洪姊”。

 

四十年后,代号变成“何牧师、何师母”,喇叭裤变成西装裤,复古眼镜变成金边老花,唯一不变的是每每聚会完都留到最后人去楼空,将教会最后一盏灯关掉的老管家习惯。

 

有些习惯,是自然而然产生的。有些习惯,是因为“爱”而特意养成的。好客的牧师与爱煮的师母,从台湾到北美,从报佳音后的鸡丝粥到深夜牛肉面,一波又一波的讲员与会友到“何洪园”相聚朵颐的这个习惯,仿佛是自然而然的特意。

 

时间跟着节拍器,滴答滴答地走,他与她不急不徐的,谨慎专心的谱一首属于他们的歌。生命高潮迭起的纠结,是他们在每件事中遇见上帝的铺陈。而那扣人心弦的余音,则是他们降服在上帝面前的绕梁。

 

时间回到他年轻之时。

 

心里柔软的他,每每参加夏令会、冬令会、布道会时,当讲员呼召决志或呼召全职服事,他几乎都会感动地举手。而上帝的手也同时细细地布局,带着他认识了好多的宣教士夫妇。望着他们奉献一生到海外宣教的那股毅然决然,他的心时常被震撼着。全职服事的芽,也就不知不觉地的在心中一天天成长。

 

有一天,他告诉父亲他想去读神学将来作牧师,父亲二话不说,劈哩啪啦、气得把他赶出家门!无家可回的他,便跑到教会投靠牧师。每一天,他就在教会祷告、求上帝开路。奇妙的是一个礼拜之后,母亲来教会劝他回家,父亲也改变了态度,说,“你要想清楚,不要后悔你的决定。”他坚定地回答,“我不会后悔,我相信上帝会负我一切责任。”而上帝也就真的一步一步引领着他,直到今天。

 

而她则是出生在一个拥有六个小孩的幸福家庭。排行老五的她,在三岁之时,生命中突然遭遇了一个很大的转折——母亲骤逝。就这样,她的生命里缺了一角。当时她的家与教堂仅有一墙之隔,离世前,妈妈委托教会单身的女传道帮助抚养她与刚满一岁的妹妹,于是,她与妹妹就在教会中长大。

 

小时候的她最不喜欢放学时的下雨天,因为当其他小朋友一个个被妈妈接回家时,她总是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雨中,望着伞下一朵朵的笑声,渐渐在街头远去。还有每当黄昏天黑,一起嬉戏的小朋友,一个个被妈妈喊回家吃饭时,小小的她总是期待有一天,有人会呼唤她的名字,叫她回家啊!等啊等…果真有那么一天,她听见了喊她回家的声音,那是上帝的慈声呼唤...而她,终于回到了属天永恒的家。

 

他爱弹吉他、爱唱歌,她也喜欢边弹钢琴边哼歌。从神学院小诗班至今,每回教会的节庆,一定会看到他俩的身影,把最美的和声献给天上的父神。屈指一算,他俩牧会已经四十年有余,而她一直是他最棒的搭档、最好的同工。“夫唱妇随”这个词,正是他们这一辈子的剪影。他们之间一切的契合,仿佛就像风吹芦苇的不做作。其实,他们心里明白,每一个幸福与默契,都是时光堆砌出来的努力。每年情人节的清晨,不时出现在桌上的玫瑰与手写的卡片,一直是属于他们的浪漫。

 

他与她的个性,截然不同。他是慢火炖煮,细腻又怀旧,四海之内皆“兄弟姊妹”;而她是大火快炒,敏捷有效率,八面玲珑、可进可退。因着个性不同,所以需要明白对方的步调,需要培养彼此的默契,需要说彼此“爱的语言”。两人相处难免有口角之时,不过,他们总是会随着舞曲的节奏,有时候他“进”,有时候她“退”。他一不开心就闷,而她就会看脸色,有时写字条道歉,有时来一盘他喜欢的卤肉。他对她,其实是极其宠爱的;她唠叨的时候,他就会安静沉默不与她争吵。包容是互相的,尊重也是相互的。

 

拥有幸福的婚姻,就像是练就了一身好功夫,明白如何用四两来拨千金。不论是哪个门派的哪家拳术,若要身负轰动武林、惊动万派的功夫,不都需要时间的磨练、需要用心来感悟吗?“绝招”绝对不是光靠一个套路、一种动作就可以走片天下的。婚姻,不也一样吗?从上帝那里得到诀窍与指点后,便需要基本功的练习,需要不断的琢磨,需要融会贯通。原来,上帝设计“二人成为一体”的互补,是磨合后的好功夫。

 

对他与她来说,有一段故事是永远忘不了的插曲。故事发生在一个平凡像水的星期天早晨。那时,他与她已有两个宝贝女儿。那时老大三岁,老二还抱在怀里。主日崇拜在一楼的会堂中进行着,他与她安排了两个大哥哥在三楼的家中陪老大玩。玩啊玩的,小妹妹玩到忘情,竟然尿裤子了!看着地上一摊尿,两个大哥哥一下子手忙脚乱,竟然把小妹妹自己一个人反锁在家中,二人冲到楼下告状。

 

会堂里,一边是正要上讲台作祝福祷告的他,另一边是抱着老二正要准备弹阿们颂的她。她对两个大哥哥嘱咐着,“聚会快结束了,你们赶快上楼去陪妹妹一下,我马上就来处理,好吗?”谁知,语音未落,碰!门外传来一物体掉落的声音。紧接着,坐在最后一排的姐妹回头一看发出凄厉的惨叫,“宣爱!宣爱从楼上掉下来了!”

 

他与她快速地冲到门口。小小的她,身旁撒着一摊血,血水里面混杂着糊状的东西。一位姊妹大呼,“糟糕!孩子的脑浆都爆出来了!”心碎了,眼泪模糊了双眼。几位姊妹放声痛哭。“主啊!求你拯救这孩子的性命!”在大家跟神不停地哭求之中,他火速抱着孩子坐上了计程车,向医院急驶而去。同时,有同工给宣道会各友堂发出紧急代祷电话。

 

在车上他一边祷告一边紧紧地抱着她并查看全身伤势,竟然没有一点外伤流血,也没有任何骨折现象,还会哭和讲话。他满心感谢赞美神,只是担心有内伤、内出血、或是脑震荡,他心中默默祷告,求主无论如何要眷顾医治孩子,希望她将来可以为主作见证,他愿将她奉献给主、一生事奉主。

 

奇妙的神迹就这样摆在眼前,医生连忙照了许多X光片,竟然没有一根骨头损伤;而且全身上下,完全没有一处外伤!那...刚刚那团糊状的血是...?

 

原来,那天早上有个卖猪肉的肉贩,骑着他的平板车,好巧不巧的路过那里,掉了一块猪脑在地上。在慌乱之中,那团猪脑被误认为是孩子的脑浆,真是太惊骇人了。

 

他始终不明白一个三岁的小孩从三楼高的窗囗直落柏油路面,怎么可能完全没事?孩子到底是怎么跌的?若是直落地面因重力加速度,脚骨头必会骨折;若头朝下那么脑袋开花必死无疑,若侧面落地或手臂也会骨折;如果正面朝下就面目全非;若背部朝下必五臓分裂。孩子竟然毫发无伤,这若不是神迹,还能是什么?

 

终于,有一天住在教会对面的一个先生,和牧师聊天谈到孩子从楼上掉下来的事。亲眼目睹当时情景的邻居先生说,那时孩子就趴在纱窗哭喊着,“妈妈,妈妈!”单薄的纱窗终究顶不过孩子不住推压的力量,纱窗一松,孩子也就跟着掉下来了。最让目睹者不解的是孩子原本是头朝下、直线坠落的,但在半空中时,仿佛像是被外界的力量推了一下,身体突然转了半圈,所以变成屁股着地。

 

他与她相信是上帝的手,亲自保护孩子,使孩子用身体最柔软的部位迎接柏油路最顽硬的冲击。

 

邻居先生当时认为那孩子太可怜了,若不死也半条命变成残疾,但万万没想到孩子竟然安然无恙,他说,“你们的耶稣太神奇了,我要把我的神坛转向以免犯冲。”

 

教会的两扇落地门,牧师以前请人写了二句标语,一边写“主耶稣是救主”,一边写“信耶稣得永生”。上帝奇迹的拯救,见证和宣告了祂自己的大能。

 

从楼上掉下来的隔一天,孩子就在楼下蹦蹦跳跳地与街坊小朋友一起玩耍,街坊邻居无不啧啧称奇!父母告诉女儿,“你的生命是上帝捡回来的,是上帝特别留下来的,你要记住这个恩典,好好宣扬神的爱如同你的名字!”

 

*****

 

牧会四十年,服事四十年。牧会中的甜点,是会友们拎着家乡名产,从遥远的彼岸、送到家中的滋味;是看到当初带领决志的人,灵命成长委身热心事奉主。牧会中的感动,是当初坚决反对他全职奉献的父亲,坐在台下听他讲道的每个主日;是初到北美的那天,打开租借的公寓大门,印入眼帘的竟是弟兄姊妹精心布置的“家”。牧会中的心酸,是一个个让人不舍的告别式;是期盼走失小羊回家的等待。牧会中的停格,是遇见上帝的画面;是每一个“刚刚好”的震撼。

 

还记得那一天,建堂的头期款必须在下午三点银行关门前缴齐,但不管怎么凑,却还是差了一笔款项。于是他带着会众一起向上帝祷告。不久之后,电话响了,一所基督敎大学的校牧说刚刚有人奉献了一笔款,特别指定给教会建堂,请他来拿。到了办公室,他望了一眼握在手中的那张支票,顿时全身有了起鸡皮疙瘩的感觉—支票上的金额正是头期款的差额,一元也不少!在银行关门前几分钟,他飙着机车,把耶和华以勒的预备,顺利地缴交出去。每个“刚刚好”,都是遇见上帝的转角。

 

当他们遇到牧会中的“黄莲”时,他与她便会到上帝的面前,支取新的恩典、新的力量。深夜里,当他独自一人在星空下走路时,就是他退到旷野地,与神对话的时候。清晨时,桌上那本摊开的圣经,就是她早起向神诉说心事、领受力量的记号。

 

谁知道牧会的艰辛?谁明白事奉中面对的黑暗?但又有谁知道,正是在那最黑的夜里,在撒但最猖狂的狞笑中,他与她呢喃着最深的祷告,经历到祂最深的荣耀。在他们所受的伤痕里,闪烁着谦卑、顺服、饶恕、与接纳的荣光。

 

他们虽然从水中经过,却也经历了上帝必与他们同在的应许;他们虽然趟过江河,却也目睹了水必不漫过的真实。因着上帝不断浇灌的爱,他与她始终带着最初与主相遇的那份爱,与人分享着上帝的恩典。在漫漫大雪中,他们会拎着一锅鸡汤,把热腾腾的关心,亲自带给生病的弟兄姊妹;在半夜三更接到弟兄姊妹哭泣的电话时,他们会把房里的灯点亮,耐心的聆听与安慰;在公园、在餐厅、在宣教工场,他们一抓到机会就传福音,就领人归信主...生命的意义与感动,就像这样,有时安安静静、有时波涛汹涌的存在在爱与被爱之间。

 

正是在这样生命故事里,他们的两个女儿看到了“恩典”,肯定了“真理”也拥抱了“永恒”。于是两个女儿双双走上全职事奉的道路,对他与她来说,这也是他们心中最大的安慰与满足。

 

本文作者何宣爱与她的妹妹何宣恩

 

他,今年67岁了,问他,“牧会好辛苦,要不要考虑退休了?”他回,“我想再为主拼三年,做到70岁。不过,即使不当主任牧师了,我还是会继续传福音,因为牧师是永不退休的职分。若是上帝许可,我会一直服事,直到见主面的那一天。”

 

一辈子专心做一件事,一辈子专心爱着她。这就是我匠心的爸爸,何俊明牧师。

 

她,今年也达退休年龄了,问她,“当师母好累,要不要跟他说可以退休了?”她回,“一切都看他决定。他想继续牧会,我就继续帮助他作我的师母。服事虽然辛苦,但也有说不尽的喜乐。”

 

一辈子不断把自己放下,一辈子忠心地事奉一个神、守着一个人。这就是我专一的妈妈,何洪瑞芳师母。

 

40年的牵手,40年的陪伴,40年的同心搭配。

 

他与她笑道,“再来一个四十年!”

 

图为何俊明牧师、师母(右2、3)全家福

 

后记:

往日的曾经,是墙上挂着的相片。将来的明天,是还没出发的旅程。手在键盘来来回回,四十年的岁月,在字里行间静悄悄的走进历史,留下回忆。故事里最美的细节,都是上帝留下的意犹未尽…

 
他与她的故事仍在持续演译,夜里的清风,吹过树林,绕过树梢,似乎悄悄地跟我说,“他们未来的年日及道路在神的手中,欲知结局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何宣爱 来自台湾,传道人,现与丈夫在美国牧会。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众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您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公众号:cclifefl
生命季刊网页:https://www.cclifefl.org/
击点左下角“阅读原文”,即可看到生命季刊的视频短片及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