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生命的执着(含音频)
——我含泪写下自己的名字,承认自己是得罪神的人,愿把一生交托主
2020/8/26 16:34:04
读者:1994
■秋芝

《生命与信仰》第38期

2020年5月

 

生命的执着

文/秋芝

《生命与信仰》第38期

2020年5月

 

音频为以琳姐妹朗读,背景音乐为孙锺玲姊妹钢琴圣乐“奇异恩典”:

 

我出生在山东的一个村镇。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那年,我开始上初中,从那时起,梦寐以求的愿望,就是要考上大学,改变像父辈那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目标明确而单一。记得初中的一位老师教导我们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也不怕”。所以,我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为的是“金榜提名”,前程似锦。

 

17岁那年,我终于如愿以偿,考入了当时的山东医学院。那个时代的大学生被称为“天之骄子”,这对于一个只是高考时才进过一次县城的农家女孩来说,意味着什么是可想而知的。山东医学院的前身是齐鲁大学。齐大是外国宣教士在中国创办的较早的高等院校之一,在二三十年代很有名气,曾享“南齐北燕”之誉。这所大学的校园很美丽,中西合璧,古香古色。课堂之余,漫步在美丽的校园里,诗意而浪漫,年轻的心对于未来充满了美好的向往。

 

可是好景不长。大约是从大学二年级开始,我渐渐发现,大学的校园不再像中学那么单纯,很多问题根本不是“数理化”问题,各种思想、思潮开始涌现,是非曲直也不再那么泾渭分明,我开始感到困惑,迷惘。那时《中国青年》刊登了潘晓的“人生的路啊,怎么越走越窄”,因而掀起了一场人生意义大讨论,我就很自然地关注起这场讨论。讨论来讨论去,我发现没有哪一种理论、理想或主义可以让我安身立命,让我再像以前考大学那样执着地追求。到最后,有人说,人生就是以我为中心,以自私为半径,划圆;也有人说,人生本无意义,纯属偶然。我是越来越困惑、迷惘,整个人迷失了,心里从此多了一种虚无的感觉。

 

既然人生本无意义,那为什么还要活着呢?这偶然的生命是从哪里来的,又要到哪里去呢?从某种层面上讲,做为医学生,我知道生命是怎么来的,可是那最初的第一个人是从哪里来的呢?人死就真的如灯灭了吗?或者你说,做医生很有意义啊,“救死扶伤,治病救人”。是的,做医生在一定程度上很有意义。可是,一代人来,一代人去,人无一例外地都走向坟墓。我有时候也自问,是不是自己无病呻吟,“为赋新词强说愁”,才会有这许多的烦恼,于是就强迫自己不去追根寻问人生意义的问题,也尝试着去接受新的思想,可是于事无补。

 

有段时间,因为苦苦寻索无果,痛苦到一种程度,心想:既然不清楚为什么活着,还不如不活了吧!可是又想到疼我爱我的父母,就不忍心死去;后来也受到一句话的启发:死都不怕还怕活着吗?我就“勇敢”地活了下来!

 

大学毕业时,我被免试推荐读了硕士研究生,期间认识了我现在的先生,后来工作,结婚,生子做母亲,生活也可称得上多姿多彩,可是内心深处那种虚无感时隐时现,挥之不去,总觉得心没有支点。

 

1999年,是我人生道路的重要转折点。读硕士研究生时的同学,邀请我去以色列,接续她的博士研究工作。想到以色列这个谜一样的国家,一个别样的环境也许会帮助我找到生命的支点;同时,也希望再拿个博士学位,将来回国也可以有个更好的职位。就毅然决然地辞掉工作,欣然前往。

 

十月,我到了以色列。没曾想,博士学位没有拿到,却收获了比学位更为宝贵的救恩的冠冕。在以色列,我听到了福音,认识了创造我生命的主,寻索了十几年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心里真有一种久旱逢甘霖的感觉!从最初听到福音到受洗,前后只用了约半年的时间,哈利路亚,赞美主!

 

第一次走进基督徒的团契,是因同学提说有从美国来的人(后来知道他们是从美国来以色列短宣的弟兄姊妹)分享如何按圣经教养儿女。我对这个题目很感兴趣。一方面,当时孩子还在国内,不在身边,非常想念,听听有关孩子的议题也是心灵上的一种安慰;另一方面,也有些好奇,之前只是很简单地读过一点点圣经故事,不知道里面还有可以教养儿女的内容。记得当时的聚会是在研究院学生宿舍楼的琴房。一踏进去,一对夫妇(后来才知道他们是张福成、张黎璐德牧师师母,北美宣道会派到以色列的宣教士)就笑容可掬地迎上来,亲切地握手欢迎,顿时感觉到一种春风扑面的温暖。

 

开始讲有关教养儿女的内容前,美国来的弟兄姊妹带领唱了两首诗歌。

 

第一首歌是“感谢神”:

感谢神赐我救赎主,感谢神丰富预备,感谢神过去的同在,感谢神主在我旁,感谢神赐温暖春天,感谢神凄凉秋景,感谢神抹干我眼泪,感谢神赐我安宁。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听到这美妙的歌声,眼泪就像决了堤的河,奔流不止。冥冥之中,感觉有一位掌管一切的主宰的存在。

 

他们唱的第二首歌是“爱使我们相聚一起”:

爱使我们相聚一起,爱使我们相聚一起,上帝的爱使我们合而为一,爱使我们相聚一起

 

上帝的爱使我们相聚一起!那个时候我真有一种被爱包围的感觉,猛然意识到,一切都不是偶然的。

 

聚会结束离开前,张牧师师母送给我一本《圣经》,一本《认识真理》。那天夜里,我如饥似渴地把那本《认识真理》从头看到尾,临睡前得出一个结论:有神!兴奋之情难于言表。

 

怀着这种兴奋的心情,又去参加他们第二天下午在校园露天长椅上的聚会时,却受到了“打击”。这次他们唱的歌是《我已经决定》:

我已经决定,跟随主耶稣。……世界在背后,十架在前头。永不回头,永不回头。

  

这首歌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耶稣和神是什么关系,更不清楚“世界在背后,十架在前头”什么意思。从此,就借故学业忙,没有继续参加聚会。

 

虽然如此,因着心里透进的一束光,我每天还是如饥似渴地读《圣经》。特别当读到诗篇九十篇这些字句时,内心产生一种强烈的共鸣: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

 

我多么希望拥有智慧的心,来数算自己的日子啊!

 

这期间,我在所住的学生宿舍楼的阅览室里,不期然地发现了《海外校园》,《生命季刊》杂志,在其中读到了很多人认识神,信耶稣的感人见证,和基督信仰方面的文章;神也使用一位早我认识主的姊妹,帮助我理顺了一些问题。

 

原来,人本是神按着祂自己的形象创造的。起初,人与神在伊甸园里和美地共处。可是,人因为悖逆神,被逐离开了神的面,与神隔绝,“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以弗所书21)。耶稣来了,“祂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马太福音121),给了人一条出死入生的路,把失落的人领回到父神那里去。“祂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因祂受的鞭伤,你们便得了医治。你们从前好像迷路的羊,如今却归到你们灵魂的牧人监督了。”(彼得前书224-25

 

耶稣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约翰福音737-38)“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约翰福音414)

 

是啊,我真是饥渴!多么希望生命里有这样活水的江河,在我里面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啊!

 

20004月份,我第三次参加了基督徒的团契活动。这次是在朋友的家里。讲员是从北美来短宣的一位慈祥的长者(后来知道这位长者就是写《献给无名的传道者》的边云波老师)。七十几岁的长者,因为肺病少了一叶肺,却声如洪钟,精神矍铄。边老师分享他自己学生时代信主、事主的经历和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的心志,国内教会在艰难时期所遭受的逼迫,以及改革开放后华人教会在国内和国外如雨后春笋般地扩展,以及今天真地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的喜悦。边老师的分享,在我的内心掀起洪涛巨浪,眼泪再次像决了堤的河,流淌不止。

 

边老师分享完后,邀请凡愿意承认自己是罪人,愿意接受耶稣为救主和生命的主的人,把自己的名字写下来,他承诺说至少他在以色列的这些天,会天天为我们祷告。我含着泪,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心里承认自己是得罪神的人,愿意把自己的一生交在恩主的手中,享受祂同在的无限美好。2000520日,我在约旦河受浸,归于主的名下。(边老师第二次来以色列,是2002年的春节布道会。在特拉维夫体育馆几千人的布道大会上,边老师是布道会讲员,我在诗班事奉。有幸与边老师同台事奉,心里说不出的感恩。更让我感恩的是,当边老师从怀里拿出当时我们决志信主者的名单那一刻,心里的感动无以形容。他没有忘记为我们祷告,不止是他当初在以色列的那些天!)

 

我的心啊,你要赞美耶和华!因为祂用厚恩待我!生命因为有了主赐的活水江河而有了满足的喜乐,从此有了全新的意义!

 

十七世纪天才的数学家及物理学家帕斯卡Blaise Pascal曾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神形状的空洞,不能被任何创造物所填补,唯独神借着耶稣才能填补。”There is a God - shaped vacuum in the heart of every man which can not be filled by any created thingbut only by Godthe Creator, made known through Jesus.

 

是啊,我这只迷路的羊,因着耶稣,罪得赦免;因着耶稣,死而复生;因着耶稣,得了医治;也因着耶稣,得与神相和。从此,灵魂有了牧人,不再流浪,心灵回到了故乡。生命与创造生命的主连到了一起,不再是无水之源,这是何等大的欣喜与满足啊!

 

教父奥古斯丁说,“主啊,你造我们是为了你,我们的心如不安息在你怀中,便不会安宁。Thou hast made us for thyself O Lord and our heart is restless until it finds its rest in thee.   

 

“因为万有都是本于祂,倚靠祂,归于祂。”(罗马书1136),所以我们不可能在神之外找到生命的真正的永恒的意义。生命因为离开了创造生命的主,才会发出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传道书12)的感叹。生命的意义并不在于物质或精神的范畴里(尽管这两个范畴都很重要,也是必要的),而在于心灵的范畴。“神是个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真理)拜祂。”(约翰福音424

 

后来发现,原齐鲁大学的校训是尔将识真理真理必释尔”(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翰福音832)。如果我读大学时,这条校训还在,如果那时有人告诉我主耶稣这叫人得自由的生命之道,该有多好啊!

 

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祂是美善,投靠祂的人有福了!”(诗篇348

 

初信主时,沉浸在主的甜蜜爱意里,读不懂边老师的《献给无名的传道者》,不理解无名传道者的困惑,挣扎和被主爱激励后的再次摆上;后来逐渐明白这无名传道者的身影,不正是对“世界在背后,十架在前头”最好的诠释吗?其实,这样的身影不就在自己身边吗?每每看到张福成牧师师母为福音奔波忙碌的身影时,心里会生出一种敬意,但同时又会隐隐害怕,怕自己也要这样付出,受不了这个苦。自己也记得,来美国后,当我知道和我差不多同时在以色列信主的一对朋友夫妇奉献做全职传道人时,我心里的那种惧怕;张师母在电话那头安慰我说:这确是一条不容易的路,但也是一条蒙福的路。

 

我知道,神不是呼召每个基督徒都成为全职传道人,但对每个神儿女都有同样的呼召: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因为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都不是从父来的,乃是从世界来的。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唯独遵行神旨意的,是永远常存。(约翰一书215-17

 

认识主越多,内心的充实感与满足感越加增;对于保罗所说的“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哥林多后书416)也越多些体会;越多认识主,越多认识到自己是个罪人,蒙恩的罪人。读圣经越多一点的时候,越发觉自己对主的认识很肤浅,很有限;自己的心还是经常会被世界上的事吸引;自我还是很大,在面对该舍弃的选择时还时有挣扎。也可以说是每天都在挣扎中学习舍己。但求恩主怜悯,保守我的心怀意念,让我不致失脚滑落,持守所信的道,仰望为我信心创始成终的主耶稣,以至于当祂再来时,可以在祂面前站立得住,得以完全认识祂!

 

感谢恩主对我的保守引导,也感谢以前和现在教会弟兄姊妹的扶持相伴,让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知道,这路的尽头是心灵的故乡,永恒的家园;那里没有眼泪,没有痛苦,没有罪,更没有死亡。这条路的尽头是救主敞开双臂的手以及与祂永远同在的无限美好。这世界非我家,天堂是我家。

 

愿意《生命的执着》这首诗歌,成为我自己心中的歌:

你是我心中,我心中唯一的诗歌,我要向你尽情地歌唱,向你献上最真诚的爱。你是我心中,我心中唯一的切慕,我要一生紧紧地跟随,让你牵我走天路……主啊,你是我生命唯一的执着

 

秋芝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