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主日信息:基督徒可以喝酒吗?(冯伟牧师/含音/视频)
——我们要住在那在世间无枕头之地且行走一条苦难之路的基督里
2021/5/1 22:00:35
读者:440
■生命季刊编辑部

 

 

本刊编辑部:我们会继续在每个主日播发主日祈祷文及信息,但不再播发整套的主日敬拜程序(播发祈祷文及主日信息,旨在帮助有特殊情况无法聚会的肢体,及主日敬拜中无人讲道的教会)。我们鼓励弟兄姊妹在主日到实体教会敬拜赞美,也欢迎弟兄姊妹继续阅读/收听我们播发的文章及主日信息。

 

主日祈祷文

 

求恩主教我们学习“死”的功课

 

 

 

文/生命季刊编辑

《生命季刊》第7期

 

慈爱的天父,天地的主,我们感谢你!谢谢你叫我们在你的恩典和慈爱里有分,在你的平安与喜乐里有分,在你的圣洁与公义里有分,在你的永生与国度里有分。恩主,求你在我们的心中设立你的宝座,好叫我们的感恩、赞美与祈求环绕充盈,因主你是当得荣耀的主。

 

恩主,求你将圣灵的恩膏存在我们心里,叫我们因此而愿意更多地认识我们的主。求神引导我们认识圣经所启示的基督,认识圣灵所证明的基督,认识一代又一代圣徒所见证的基督。恩主,住在基督里面,是我们所想所求的;求主不要使“枝子接在葡萄树上”的福气离开我们。我们愿意住在那位万古以先与父同在的基督里,住在那顺从父的旨意道成肉身的基督里,住在那在世间没有枕头之地反行走一条苦难之路的基督里,住在那在十字架上受死使我们罪得赦免的基督里……我们更愿意住在那位从死里复活的基督里,使神的能力在我们这不完全者身上显出它的完全。

 

恩主,我们求你教我们学习住在基督里当学的功课。求主的灵教我们学习“舍己”、“撇下”、“天天背起十字架跟从”的功课……又求恩主教我们学习“死”的功课:对己死,对罪死,对名死,对利死,对安逸生活死,对世界死……叫一粒麦子落在地里而死的“死”成就在我们身上,好使我们的生命长出许多子粒来。恩主,求你怜悯我们,别叫我们这些没“死”的人辱没了服事你的职分。因着你的圣洁,我们用自己的意思、能力、血气、个性、私欲和想象来服事你的时候,你必不悦纳。你悦纳的是我们里面的基督;用我们里面的基督服事神,这心志主必不轻看。

 

恩主,但愿有一天你能使我们与保罗一同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如今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奉耶稣基督的名祷告,阿们!

 

主日信息

 

在闪烁与舒畅之间

——基督徒可以喝酒吗

 

冯伟牧师

 

观看冯伟牧师信息本文视频

请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Image

 

冯伟牧师信息音频如下:

 

箴言23:29-35

“谁有祸患?谁有忧愁?谁有争斗?谁有哀叹(或作“怨言”)?谁无故受伤?谁眼目红赤?就是那流连饮酒,常去寻找调和酒的人。酒发红,在杯中闪烁,你不可观看,虽然下咽舒畅,终久是咬你如蛇,刺你如毒蛇。你眼必看见异怪的事(“异怪的事”或作“淫妇”),你心必发出乖谬的话。你必像躺在海中,或像卧在桅杆上。你必说:“人打我,我却未受伤;人鞭打我,我竟不觉得。我几时清醒,我仍去寻酒。”

 

前言

 

关于喝酒的问题,圣经到底是如何来教导的?在教会界这是莫衷一是的一个话题,我知道即使一些认识到酒精饮料危害的同工,包括一些牧者,也尽量回避讨论这个话题。我知道有的牧师自己不喝酒,但是在教会里面不太敢讲,为什么呢?以免引起大家的不悦。在许多教会当中,多多少少有一些弟兄姊妹在喝酒,涉及到这个题目会感到不舒服。但是靠主恩典,我们还是需要回到圣经,回到现实当中,澄清一些误解,来正视这个话题。

 

一、我的见证

 

1. 曾经饮酒,非瘾君子

 

那我先分享一点自己个人的见证。我也曾经是喝酒的人,虽然不是一个瘾君子。以前在国内,老一辈喝白酒时,有时就拿筷子尖,沾上一点酒,往小孩子舌头上面一点,把小孩辣的够呛。我小时候就有这样的经历。那时大家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不可以给小孩子的。中学的时候,就和同学开始喝一点啤酒,后来在陆军学院军训当了一年的兵,军队里有时是喝酒的。到了大学当中就更不用说。

 

2. 二十年前来美关于买酒第一印象

 

二十多年以前来到美国,先在宾州读书,虽然自己没有酒瘾,但有时还是想买点酒喝。我就发现很奇异的一件事情,在巨大的食品超市里,完全不卖酒。我就问室友,这是怎么回事呢?他说:“你不知道啊?在美国的酒跟毒品差不多,你要到专门的店里去,人家要查你的驾照身份证,不到21岁就不能卖给你。” 美国年轻人十五六岁开车,二十一岁以上才可以买酒,还要查ID,这是我第一个印象。

 

3. 诧异并与弟兄辩论

 

即使是我信主以后,有时偶尔还会喝酒,那时还不太明白。有一次,我们请一些慕道的同学到家里来,希望向他们传福音,请教会年长的弟兄也来跟同学们认识。餐桌上我们也准备了啤酒,其他人都在喝,教会的弟兄就不喝。我说:“你也喝一点?”他说:“我不喝我不喝。”后来我就跟有些弟兄私底下争论:“你看圣经里面,耶稣也变水为酒啊,对不对?” 那时我没法说服弟兄,弟兄也没法说服我。

 

4. 一次婚宴的经历

 

后来有一次,我们教会有一对夫妻在教堂结婚,后面的招待宴席也准备在教堂交谊厅举办。当时教会里没有牧师。我开始读神学不久,在教会里也算一个小同工。一天新郎打电话给我,也给其他几位同工,问:“我们婚宴上想提供香槟酒,可不可以?” 我说没问题吧,我又举出在娶亲的筵席上耶稣变水为酒的例子。

 

婚礼那天来了很多宾客,然后婚宴上就开香槟酒给各桌。其中有一桌上几个美国人显然是基督徒,他们拉着我说:“你们教会怎么能摆这个啊?”我回答:“没事吧?耶稣还变水为酒呢。” 他们说:“NO, NO, NO, 不可以的!”这是我第一次面对基督徒为此都着急了,他们都在说不可以,给我一个很深的印象。

 

后来我好好读圣经学习圣经,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开始明白了。今天就和弟兄姊妹来分享。

 

二、一个极其关键的澄清

 

1. 首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中文圣经“酒”这个字在圣经中原文字义到底是什么?因为语言隔阂及年代变化的原因,很容易令人产生极大误解。

 

中文圣经终的“酒”,英文当中wine这个字,在原文旧约希伯来文最常用的一个字是yayin,还有另外一个词是tirosh,用的比较少一些。

 

新约当中,酒/wine 的希腊原文绝大部分时候都是用oinos,只有另外一个字出现过一次;拉丁文中酒叫做vinum,英文的wine就是从vinum来的。

 

2. 那么最重要的是什么呢?这四个互相相关的字:英文wine,希伯来文的yayin,希腊文oinos,还有拉丁文的vinum。在原始字意当中都是指the juice of grape就是“葡萄汁”,包括发酵的葡萄汁也就是酒,和没有发酵的也就是不含酒精的葡萄汁。也就是说,圣经中被翻译为“酒”的字,原文中可以指葡萄汁也可以指酒。今天英文中的wine,意义却已经变成了单单指酒。

 

3. 古老的英文字典中,比如1748的英文字典《New English dictionary》解释wine这个字。第一个解释就是“the juice of the grape” 葡萄汁。但是今天的英文字典中,wine已经没有葡萄汁这个解释了,只有alcoholic drink酒精饮料。改变非常非常的大。

 

所以古人无论读的是希伯来文旧约,希腊文新约,拉丁文圣经,或英文圣经,对里面所谓“酒”这个字的理解都与我们今天读者的理解差别很大。这是许多人不知道,以及被一些人有意忽略的。

 

有一次我在信息中讲到关于“酒”古今字义的不同之后,一位姐妹来信表示感谢,并告诉我她现在终于明白了,在北卡州有一种美国历史最悠久、超过100年从未中断的樱桃味汽水饮料,叫作Cheerwine,其不含酒精,为何却又叫“wine”。因为wine这个字本来并不表明一定是酒。

 

4. 同样我们看圣经当中有个词是“酒榨”“winepress”。但酒榨所榨出来的,一定不是酒,而是葡萄汁。若不清楚,英文当中还有一个相似的字,就是cider苹果汁。榨葡萄为葡萄汁的叫winepress(“酒榨”-葡萄榨),榨苹果为苹果汁的叫ciderpress(苹果榨)。

 

Cider这个字,今天的字义还是双重的,既可以指苹果汁,也可以指苹果酒(即所谓的hard cider)。一个字,既可以指果汁,也可以指酒。Cider的意义仍没有改变,有两个含义。可是wine的字义今天已经改变了,因此极易引起误解。

 

这是第一个重点,关于圣经中“酒”的字义,许多基督徒都不了解。因此我们打开圣经一看,wine,就以为是酒精饮料。

 

5. 更特别的,圣经翻译成中文时,我们中文里从古代到现代,从来没有一个字既指果汁,也指酒,能很恰当地与希伯来文的yayin、希腊文的oinos,或者是拉丁文的vinum、传统英文的wine字相对应。所以中文圣经中只能翻译成“酒”。我们中文读者一看到,更是自动地认为这就是酒精饮料,造成极大误解。

 

举个例子。在圣经创世记40:9-11,当时和约瑟同关在牢里的有位酒政。他告诉约瑟,自己梦见一棵葡萄树,上面的葡萄成熟了。然后请大家注意这个细节,酒政做什么事情?他说“法老的杯在我手中,我就拿葡萄挤在法老的杯里,然后将杯递在他手中”。这是什么?Wine,希伯来文叫作yayin。这个“酒”含不含酒精?肯定没有,因为他把葡萄刚挤出来的、新鲜的果汁,就递给法老喝。

 

某一处的经文,我们看到翻译为“酒”的这个字,不要望文生义就自动以为是酒精饮料。到底是指酒精饮料还是指葡萄汁,需要通过上下文来作判断。

 

有人会问,在自然条件下,葡萄汁从榨出来不就开始了缓慢的发酵过程吗?不错我们不是说葡萄汁中就一个酒精分子都没有,但和普通意义上的酒却不同。马可福音2:22说“也没有人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恐怕酒把皮袋裂开,酒和皮袋就都坏了。惟把新酒装在新皮袋里。”新酒为什么会把旧皮袋撑裂?因为新酒会发酵产生二氧化碳,开始一个从果汁变酒的过程,皮袋中气压增大。因此那节经文中的“酒”,其实也是指果汁。

 

进一步回答上面的问题。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做过研究,发现圣经时代中东的人已掌握不只一种保存果汁不发酵的方法,比如用高温加热,把葡萄皮上的酵母菌杀死就能保持果汁相当长的时间不发酵,不至变成酒。

 

回到本文开头的经文,箴言23:31,“酒发红,在杯中闪烁,你不可观看,虽然下咽舒畅,终久是咬你如蛇,刺你如毒蛇”。讲的再清楚不过。如果我们仔细、客观地去看圣经,把自己的喜好、看法、背景、习惯等,都放在一边,来客观地看圣经,会得出一个结论:整本圣经对于酒(指酒精饮料)的教导,是很清楚的:酒是负面的,是不好的东西。

 

箴31:4-7,“利慕伊勒啊,君王喝酒,君王喝酒不相宜;王子说,浓酒在那里也不相宜。恐怕喝了就忘记律例,颠倒一切困苦人的是非。可以把浓酒给将亡的人喝,把清酒给苦心的人喝,让他喝了,就忘记他的贫穷,不再记念他的苦楚。” 王子说:浓酒在那里也不相宜。弟兄姊妹们,我们都是“王子”,对不对?我们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的儿女。彼得前书2:9,“惟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 基督徒都有一个君尊的身份。我很同意葛培理牧师的话,他说我相信除非是把酒作药用,比如说是麻醉,比如说是一些特殊的药用,酒可以使用,其他情况之下,我们作为基督徒不应该喝酒。什么人可以喝酒呢?那些快要死的人、那些在极端痛苦当中的人,喝酒起到麻醉的作用。

 

我们再看其他经文:

 

赛5:22,“祸哉!那些勇于饮酒,以能力调浓酒的人!”

 

耶25:15-16,“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对我如此说:“你从我手中接这杯忿怒的酒,使我所差遣你去的各国的民喝。他们喝了就要东倒西歪,并要发狂,因我使刀剑临到他们中间。”

 

喝酒常产生极其不好的结果。弗5:18,“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荡,乃要被圣灵充满。“这节经文很特别,做了一个清晰的对比:酒 Vs. 圣灵。我们基督徒要追求被圣灵充满,就是完全被神的灵来掌管。与此相对,不要醉酒,不要让另外的一个力量来掌管我们。我们都晓得人喝醉的时候,他就被一个力量控制,身不由己,酒后失言、酒后失态。在我们正常的情况下不会说的话,说出来了;正常情况下不会做的事,做出来了,好像人被另外一个灵掌管了。

 

酒,这个东西,很多异教、邪教举行一些宗教仪式之前,主持仪式的祭司或者所谓的神职人员、巫师,常常要么是喝酒,要么是吸毒,让自己能够在一个特殊的“灵”的掌管之下,来做出一些令人诧异的事情。我不是说酒精里面就有邪灵。但是,恶者却会用它来操纵人做很邪恶可怖的事情。

 

有些卖酒的店叫Spirit Cellar。Spirit 就是灵的意思,类似我们中文里面“酒精”的“精”字。我们不知如何,但是那恶者可以通过这个东西去控制我们,令我们做出清醒以后追悔莫及的事情。要非常小心。

 

三、醉酒才是罪,不喝醉就没关系?

 

有的弟兄姊妹说,“不要醉酒”,圣经里面清楚地讲醉酒是罪,他们的言下之意是稍微喝一点但不喝醉,不就没有关系了吗?

 

1. 不错,醉酒绝对是大罪

 

首先要感谢神,大家共同认知,喝醉酒是罪。不单是罪而且是大罪!那么多的经文,罗马书13:13,哥林多前书5:11,哥林多前书6:10,加拉太书5:21。还有许多地方都把醉酒与凶杀、好色、淫荡、争竞、嫉妒、勒索、辱骂、拜偶像、贪婪、行淫乱等等同列,而且清楚讲,这样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

 

那么关键的问题来了:到底喝多少算醉呢?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对不对?世界上没有一个清楚的标准说喝多少算醉,有的人说我酒量很大,喝多一点也不醉,有的人说我酒量很小喝一点就醉了。而同一个人自称酒量大的人每次也不完全一样,可能某天因为身体原因甚至酒种类的不同,很快就醉了。还有一点:喝醉了的人都说“我没醉”,不承认自己醉了!

 

英文里面有个词DUI, Driving Under Influence中文叫酒驾。人在路上开车还开的挺好的呢,被警察拦下来,吹口气一测,酒驾了。现在国内酒驾是很严重的罪,是刑事问题了。你说我没有醉我可以开车啊,警察怎么说呢?You are under influence(在酒的影响之下)。所以没有办法靠我们自己来判断,你说我喝酒了但我没醉,这是你定的。即使醉了你也不一定知道的。而且从不醉到醉,是一个逐渐的过程,不是一个clear cut黑白分明的。与此对比,贪污或没贪污,撒谎或没撒谎,拜偶像或没拜偶像,杀人或没杀人,恨人或没恨人等等,这些相对来说都是清楚的。从不醉到逐渐喝醉,却是不同,你是看不到一个清楚界限的。

 

说实话,我从来没遇到过一个人,声称自己一辈子总喝酒,却从来没醉过。有的年轻人说“我就是”,我说大概因为你还年轻。最好远离这个东西。退一步讲,即使万里挑一遇到个人,一辈子喝酒又自制力极高,从来没有醉过(我们先把醉与不醉的界限问题放在一边),请大家注意,也不要把这个人的特例当成通例,从而成为众人的诱惑!

 

我常和弟兄姐妹分享,我不喝酒,不是因为我刚强,而是因为我承认我软弱,不要把自己放在试探里。中国人有一句老话,“久在河边站,焉能不湿鞋?”

 

再举个例子,我们知道赌博是很不好的。但有句话说“小赌怡情,大赌伤身”,所谓小赌没关系,就是娱乐。如果真的赌大了,上瘾了,就不行了。我们基督徒能同意这句话吗?当然不能!信主的人不会说,反正我只是买点彩票,而到了赌场,我不去赌桌赌大的,我就去老虎机赌一赌。No!我们不去碰那个东西,对不对?

 

新闻曾报道一件事,有个人买彩票中了大奖,然后拿出一部分钱捐给救世军Salvation Army。救世军救助许多无家可归者,提供衣食住宿等,是非常需要钱的,但他们对这位捐款者的回答很有骨气:“对不起,我们不要你这笔钱。”为什么不要呢?“因为住在我们避难所里面的,就有很多人是因为赌博,赌到倾家荡产,无家可归。买一张彩票也是赌博,我们不能要你的钱!” 这件事令我对救世军肃然起敬。

 

并不是每个去赌博的人,去玩玩老虎机,买买彩票的人,最后都变成赌徒,都倾家荡产。但是我们知道,我们不应该在那个恶当中有份。我们一旦参与其中,虽然自己可能很刚强,但却把那些软弱的人陷在罪里面。何况你现在刚强,也不敢保证自己永远一直刚强,对吗?

 

所谓的“小赌怡情,大赌伤身”,欺骗性极强。没有任何人刚开始的时候,就立刻变成瘾君子。不管是赌瘾、酒瘾、毒瘾或者其他瘾,都是从小小一点开始,稍微喝一点,稍微抽一根,从这样开始。我曾帮助过一个赌徒,以前是在餐馆里打工的,欠几十万美元的赌债。二十年以前的事情,几十万的赌债!他的妈妈跪在他面前求他都拦不住,就这么大的瘾。他妈妈哭着跟他说,你这钱都是从餐馆桌上一块钱、两块钱小费这样辛苦挣回来的呀!你怎么敢欠这么多,连黑社会的高利贷都敢去借!但他一开始不是这样的,没有人一开始就是这样的,都是一步一步陷进去的。如果我们参与到这其中,你说我自己很刚强,但是,可能会把别人陷在里面。

 

我们知道,三国时期的蜀国君主刘备,给他儿子的一句话传颂千古:“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弟兄姐妹们都知道,喝醉酒是大罪。而对我来说,唯一确保永不喝醉的方法就是永不喝酒。几年前,我去国内短宣,同工开车带我,在北京街上看到一个大的横幅挂在立交桥上,写着八个大字:“滴酒不沾,一生平安!”说的真对!

 

四、耶稣变水为酒?

 

现在我们要回答耶稣变水为酒的问题。圣经中有些地方,神好像把酒给以色列人,让他们愉悦。首先,一定要清楚知道,这个字指的不一定是酒精饮料,一定要看上下文。其次我们也要知道,整本圣经的启示对“酒”讲的很清楚,这是不好的东西。而且我们也知道,圣经清楚地讲“醉酒”乃是大罪。这些我们都晓得了,现在来看“变水为酒”。

 

大家注意,迦南娶亲的宴席,客人在宴席上把酒都喝光了。耶稣的妈妈告诉祂,他们没有酒了。而且按照英文雅各王版本的翻译,客人们可能已经醉了(约2:10)。然后耶稣做了一件事情:六口洁净用的石缸,每一口可以盛两三桶水,20-30加仑,一共100多加仑,全都倒满了水。把水舀出来给管宴席的尝,发现真是“好酒”。虽然翻译为“酒”,耶稣变的真是酒-酒精饮料吗?如果这个是“酒”,首先我们知道宴席上所有的酒都已经喝光了,大家已经喝的差不多了,甚至有的人已经醉了。这时耶稣又把100多加仑的水都变成酒,拿去给他们继续喝,会是什么结果?这个宴席上即使不是所有人,至少一些人会喝的东倒西歪,酩酊大醉!哪怕就一个人东倒西歪,让一个人喝醉,耶稣也是犯了大罪,把人陷在罪里啊。神既然清楚地讲,“不可醉酒”,喝醉酒是大罪,神怎么会给已经畅快痛饮的客人们又变出100多加仑的酒,把他们摆在如此的危险光景里,把别人陷在罪中呢?

 

神是不会背乎自己、自我矛盾的。

(文字部分未完待续,语音部分为完整信息)

 

冯伟牧师 曾就读北京大学地球物理系、经济系,宾州州立大学环境经济学,及RPI环境管理专业。在国内慕道,来美两个月后重生受洗。1998年蒙神呼召全职事奉,就读Mid-America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获道学硕士。2001年到纽约上州罗城Rochester植堂,任罗城华人胜利浸信会主任牧师;现为北卡华人福音基督教会主任牧师。曾任生命季刊董事,《举目》杂志主编。他与大学同窗王静结为连理,育有二女、一子。

 

 

敬请阅读本刊新号文章:

棕树节主日信息: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赵约翰/含视/音频)

主日信息:圣灵在旧约留下的踪迹(含音/视频)

受难节祈祷文(含视频/音频)

受难节信息:人类历史上“遍地都黑暗”的时刻(含视/音频)

复活节主日信息:我们有活泼的盼望(王峙军牧师/含视/音频)

主日信息:圣灵在新约的踪迹(赵约翰牧师/含音/视频)

主日信息:圣灵在五旬节的工作(赵约翰牧师/含音/视频)

主日信息:圣灵与我(赵约翰牧师/含音/视频)

 

 

 

生命季刊新号:“生命季刊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