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从误入歧途回转到蒙福的恩典之路(含音频)
——误入法轮功关进劳教所!因着主的大恩典认识真神生命反转
2021/7/10 4:19:55
读者:3712
■张琨

 

从误入歧途

回转到蒙福的恩典之路

文 | 张琨
《生命与信仰》第40期


 

音频为薇言姐妹朗读:

 

 

年终将至,我又翻开了以往的旧照片,觉得真是时光飞逝,韶光不再,当年先生满头乌发现在变得聪明绝了顶。我也俨然变成了一个黄脸婆。从23岁结婚到现在我快48岁了,我真觉得好像是梦一场。可是因为信了主,回头一看,觉得一路走来都是神的恩典,就好像诗篇里说的“你以恩典为年岁的冠冕,你的路径都滴下脂油”(诗65:11)。

 

我的先生是我父亲的学生,他当时担任班长。那个年代老师都是用煤球,每一次煤球运来,修哥(我对他的称呼)就号召班上的同学搬煤,我父亲很喜欢他。我上大学的时候就开始和他交往,觉得他很可靠,后来23岁就嫁给了他。

 

结婚之后我就开始在武汉大学读硕士,那时我住学校宿舍,周末才回自己的小家。好好的日子但是我并不好好地过。1997年我开始习练法轮功,闹革命,2000年因为准备去北京上访,结果家里电话被监听,我和父亲9月30号被关进看守所。记得我被抓的时候,还挺着脖子对警察说:“宁可站着生,不愿跪着死”,我觉得自己是在捍卫真理,还觉得自己很了不起。29天关押之后我被放出来,更加疯狂地发传单,那个时候我已经毕业了,也不去找工作,买了一台复印机,拼命地复印传单,我觉得自己是在讲真相,救度世人。一天在街上,我和我的一个朋友一起发传单,被举报了,我再次被抓。49天之后,也就是2001年6月被宣判两年劳教。第二次被抓,我不像第一次那么兴奋,我开始怀疑,师父不是说过,只要你做的事符合宇宙特性,你万事皆顺利,为什么我做这么伟大的,救度众生的事情,你不使一个障眼法,不让警察看见我,让我把传单发完呢?那时我非常绝望,觉得自己的前程已经毁了,我不想拖先生的后腿。他当时在钢铁设计研究院,是一名很棒的工程师。我知道他很反对我们练功,但是从来不表现出来,后来他对我说:“我觉得你们那个时候都疯了,病入膏肓,我能把病人怎么样呢?”我想跟他离婚,可是他不肯,还每天给我写信鼓励我,那时候我们全家,除了我大姐到了美国,全部因为练法轮功被抓了,我父亲在男子看守所,我和我二姐在同一个劳教所,我妈妈在政府办的学习班里。我先生每个月要专门抽出一天时间给我们送钱和衣物,回到家,就去单位疯狂加班,想通过加班排除内心的苦闷和孤独,那时的他常常对着墙上的照片默默哭泣。他的头发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掉的,所以我每次看到他的头发,都觉得很亏欠。那个时候别人一提起我家,就摇头惋惜。

 

来到劳教所,我们开始学习为什么我们这个信仰是错误的,通过大量的事实证明,我明白了我所信的不是真正的信仰,它把人引向自私,为了个人的圆满,我可以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只要谁说我们不好,我就会恨他,心中没有平安。

 

记得有一天是我的生日,我先生送来一束鲜花,其中有一朵是百合花,那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百合花。它是那样的纯洁,花芯是那样的芬芳和滋润。因为在劳教所,一个房间有几十号人,而且离厕所很近,夏天味道很难闻,于是我就把百合花放在我的床头,每天看着它,闻着它,心里非常喜爱。过了一个多星期,花瓣开始枯萎,花芯也开始干枯,我就在想,这朵花的生命意义是什么呢?我好像突然一下觉悟了,这朵花的存在不是为了它自己,它释放出生命的潜能,绽放出它最美丽的花瓣和芬芳,是为了给周围的人带来美丽和芳香。我想花的生命如此,那何况人呢?如果我活着不再为自己,这个世界上哪怕有一个人需要我,我的存在就有价值。我决定从法轮功里完全跳出来,活出一个全新的生命,我要重新做人,做一个好妻子,好女儿,好媳妇。信主之后,回过头一想,其实那个时候神就开始在我心里做工了,他通过一朵花对我讲话,告诉我生命的意义不再是为自己活着。

 

我写了一封道歉信给我先生,他激动地哭了,他对我说:“我还以为要等5年的时间你才会回心转意,没有想到这么快!”我先生给我以及我们劳教所买来大量的书籍,鼓励我读书,每次他写给我的信,都要被人传阅,她们都喜欢读他的信,很鼓舞人。

 

在劳教所没有自由,每天要劳动,学习,还要给别人做思想工作,很多人都很苦闷,我就对她们说:“如果你在这样的环境下,都能让自己的心获得自由,那么你出去了,你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都能够生存得很好”。所以虽然今年的新冠病毒让大家觉得很难熬,我还是可以发现很多乐趣。我们家也是充满了喜乐。因为在劳教所表现不错,所以我被提前释放,2002年9月我终于获得了自由。

 

出来之后,我顺利考上了华中师范大学的教育学博士,而且我们的儿子出世了。同时,我又阅读了佛经,学习中国传统文化,有儒家的,道家的。先生当时已经是高级工程师,又买了车,周末一家人就去东湖游玩,生活无忧,我只管读书,在大学代课。尽力相夫教子,孝顺婆婆,团结妯娌,生活忙忙碌碌,我也觉得很充实。

 

主的时间终于来到。那时我的父亲从看守所出来之后,我母亲也从学习班回来,我的大姐立刻就把他们接到美国来。我们5年未见面,非常想念他们。由于我妈妈心脏病犯了,她担心自己的时间不多,有一阵子一打电话给我就哭,说看不到我死不瞑目。我非常伤心,常常流泪,我也不知向谁祈求,我常常仰面望天祈求,上苍啊,如果你有眼,就可怜可怜我,让我能去美国一趟看看我的父母,我死而无憾啊。这扇门真的就被打开了。2007年4月堪萨斯教育部去我们大学招中文老师,他们就只去了那么一次,就被我遇见了。是巧合吗,是运气吗?现在才知道是神的拣选。

 

2007年7月我一个人来到美国堪萨斯Wichita的一个小镇叫Clearwater,在一家教育服务中心工作。先生对我说,如果你觉得好,我就带儿子去美国,如果你呆不下去就回来。来到美国长话短说,见到了我的父母和大姐一家人。非常激动,我的妈妈因为听说我要来美国,有了活下去的动力和欲望,住进了医院,一呆就是100多天,很遭罪。好在我们终于团圆了。

 

大哥大姐当时在美国信了主。我一来,他们就急着向我传福音。我一开始还很抵触,我觉得自己读了佛经,也学习了中国传统文化,做一个好人就够了。可是当我一看耶稣的故事,看到他因为那份大爱,亲自上了十字架,宁愿自己舍命,也要拯救世人。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我记得看传福音光盘的时候,我真是哭得昏天黑地的,这和我以前所崇拜的所谓师父完全不一样啊!耶稣才是为众生而活,他放弃天上的荣华富贵,甘愿贫穷卑贱,来寻找失丧的灵魂,每一声的呼唤,每一次的医治,每一次的对话,每一个爱的训诲都深深地震撼着我的心灵。我深深感到自己30多年来一直都活在罪里,骨子里的那份自私冷漠骄傲无法靠自己的力量拔除。就像保罗说的: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罗7:18) 可是耶稣体谅我们的软弱,祂说: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太9:12) 所以耶稣就是来寻找罪人的。他自己为了担当我们的罪,上了十字架替我们去死,因而我们可以脱去罪的缠累和捆绑,与神和好。迷茫黑暗中的我终于找到了那来自上帝的光芒。我俯伏敬拜,向神哭泣忏悔,我本是地狱之子,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罪人,今日若没有遇见神,我真的是永堕火湖。我需要耶稣的拯救,需要上帝永不枯竭的力量。我若不悔改就会灭亡;我若不紧紧抓住神,此生无望啊!我内心又激动又惭愧,当下完完全全接受主耶稣为我的救主,并且开始读圣经,背诵圣经,抄写喜爱的经文。因为不会开车,每周我的同事带我去美国的一家教会。

 

2008年1月,先生带着4岁的儿子来到了美国。没有想到先生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只有2000人的小镇,小镇很安宁,有7家教会,每天12点和下午6点就能听到教堂的钟声。先生说:“我一直想往的就是这样安宁的生活。”加上父母也希望我们留在美国,所以我们就这么决定留下来了。

 

初到美国,先生英文不好,再加上孩子小,所以就在家带孩子,做饭。那时候,修哥带着一本烹饪秘笈,一边挥舞着菜刀,一边按照书上教的做,十年磨一剑,现在是信手拈来,成了大厨。

 

修哥一来,Wichita第一浸信会的传道人钟瑾就联系上了我们,邀请我们去华人教会。这个小小的中文团契充满了温馨,吸引着我们每周开将近50多分钟的路程来聚会。教会的弟兄姊妹开玩笑说修哥当时像一个大干部,夹着一个公文包,嘴里经常说的是:“信则有,不信则无。”可是我知道,神在他身上一点点在做工。

 

有一次在家里,他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书,名为《游子吟》,是冯秉诚牧师写的。这本书上的理性思维分析一下就抓住了修哥的心,我还记得修哥喜欢蹲着看书,那天,他捧着这本书说:“哇,真的很有道理呀!“一蹲那儿,看着看着,就不起来了。

 

刚好碰到那年基督工人中心举办的福音营会,我们也报名参加了。参加的第一天我们迟到了,一入会场,坐满了人,我们只好硬着头皮往前面走,记得是第二排,我们只看见一位先生坐在那儿,旁边都没有人,我们就毫不犹豫地坐在了他旁边。修哥瞅了一眼旁边坐着的这位先生,吓一跳,他连忙扯着我的衣角说:“看,他就是冯秉诚牧师”!啊,哪有这么巧呢?

作者夫妇与冯秉诚(中)合影

 

 

其实,我们每个人信主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信主之前,神都做了好多的预备,看似那么多的巧合,其实都是神在一步步引导。

 

可想而知,在福音营,我先生的心被完全征服了,一回来他就要和我一起受洗。也是非常巧合,我们受洗的那个周日是3月23号,刚好是复活节,又是修哥的生日,也是他在国内请假期满的日子,他的老板催着他回国,要评他为教授级高工,是工程师里面的最高一层,年轻有为,还可以赚大钱啊,我先生的内心挣扎了一阵子,他对我说:“今天是我的生日,又是复活节,表明我在主里复活了,要过一个全新的生命。我决定放弃国内的一切。”我非常支持修哥的决定,我说:“这个世界都会过去,唯有基督是我们的至宝。”国内的亲朋好友听说修哥不回去了,都扼腕惋惜,非常痛心,那是真正的铁饭碗,摇钱树啊,就这么说丢就丢了。可是我们知道,我们真正的财宝已贮藏在天上。

 

我们开始火热地参加教会的聚会,每周五、周日都要开车去威奇达第一浸信会,周三还要参加当地的一家教会。我们一起学习圣经,唱圣诗,做服事工作,家里充满了不一样的喜乐,孩子在教会里成长,也越来越懂事。

 

 

经历了人生的一番挫折,我们终于遇见了神。其实神早已经拣选了我们,只是那时我们不认识他,在罪中挣扎,在困难中寻找,在黑暗中呼求,神的眼无处不在,神的耳无处不听。到了时候,他就来就近我们,让我们完完全全归属于他。我们是多么蒙福啊,我们的心从此找到了真正的归宿,我们的灵有了可安歇之地。我们要把一生献上,愿作神的儿女,神的仆人!

 

张琨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


 

阅读本刊更多文章,请点击👉生命季刊手机主页


阅读本刊先前发表的文章,请点击👉生命季刊备份网站